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要肏就肏~別再诱惑我了可以吗

(一)

我今年大三,因为家里的一些因素,我从原本熟悉的学校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因为距离家里实在太远,便想在学校外租个房子,结果我开学前三天才来租,附近的学生住所早被轰抢一空

〈后来听学长姐说才知道,靠近学校一代平均价格稍微低个几百块,炙手可热啊!〉

因为之前有打工的关系,我身上有一笔还算可观的存款,想想也沒关系,离开学还有三天。结果就因为我的沒关系,睡附近的旅馆就杀了我两千多块,饶是我不缺钱也肉痛了一番,想来那些该死的旅馆都专门宰我们这种菜鸟的吧!

「先生,您选的房间是比较高级的,收的费用当然就高啰!」服务生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我。

「喔……这样啊!」我除了傻笑付钱还能怎样?都给人家住了。

为了不再被坑,我被逼到用神人级的办事效率马上在外面租到了房子。那是一栋有12楼高的公寓,每一层楼的房间都不同大小也不同价格。

房东是个快40岁的中年人,看起来很稳重,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是一番相处下来,我才知道,我应该狠狠赏我自己几巴掌,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是为了让附近的学生可以有更多样化的选择才这样盖的,灾谋?」房东一脸专业装逼的说。

房东带我把12楼都逛过了一次,但事实证明,所谓的「更多样化的选择」似乎不太被看好……这样一圈逛下来,12层楼里居然硬是被房东搞出了50几个房间,结果才总共租出去5个,如果算上我也才6个。而且这里还有个规定,搭电梯上来后,电梯旁边摆了一个大鞋柜,因为房东的设计关系,除了电梯前外,其他地方都有舖地毯,上来后规定一定要脱掉鞋子。

「哇靠!不是吧!饭店也有地毯啊!都不用拖鞋欸!这什么鸟蛋规定啊!」我瞠目结舌。

「唉……现在懂设计人用心良苦的真的不多了。」房东一副深闺怨妇的脸看着我感嘆着。

我:「……」。

后来我选在12楼,整个12楼总共有6个房间,5个单人房,一个双人房,其中2个单人房都有住人了,不用讲也知道双人房肯定比较贵,但房东说:「12楼啊!地震来了摇最大最刺激,逃走机率也最低,所以我就算你单人房的价格就好,记得保持房间干净整洁就好。」

他一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这里为什么这么少人住了。

「哪!这是顶楼钥匙,给你保管,因为这层只有你是男生。」房东把钥匙扔给我,摆了个无限装逼得姿势搭电梯下楼去了。

「只有我是男生?」我脑中开始幻想着美丽的公寓邂逅。

房间得格局算很简单,但不得不说,房东的规划真的很不错,双人床、书桌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但给人的感觉依旧很空旷,再加上外面还有个阳台,晚上12楼的夜景很舒服,而且这唯一的双人房在这层楼的最里边,更显得安静。

而我住了一个月后,才发现另外两间房间的女生虽然长得颇有姿色,但都有男朋友了,我偶尔出门都能听到他们在房间做爱的声音,因为我还是单身,只能听着那微微的喘息声幻想自己在跟她们做爱。

后来某一天,房东带了一个新房客来看房子,看来又一个倒楣蛋要听他满嘴跑火车了。我打开门斜靠在门旁,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看这房东又搞什么花样,这不看还好,一看我整个踫的老高,直接让我的头跟门上的横樑来个超亲密接触。

美女啊!百分之一万的美女!

水亮的无辜的大眼朝我这边看来,而后噗哧一笑,剎那间整个世界都亮了八度,她目测大概168公分左右,在女生中算是高个了,只是我的眼光很快又挪到她的胸前。

天哪!以前都白活了,今天算是真正见到什么叫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啊!她穿了一件平口的白色小礼服,下面配的是素面的褐色紧身七分裤,那件白色的小礼服把她的胸部衬托的超高,沒有E罩杯也有大D啊!再加上那个小蛮腰还有翘臀,啧啧……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了。

「哦!小姐!这是我们12楼唯一的双人房,可是被这位先生买走了,要不要……看一看11楼的?」房东认真的说,还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她妈的!美女就有这种待遇,连口气都不见半分轻挑,想当初老子住进来的时候跟在旁边跟伺候皇帝的太监一样。

那美女歪头想了想,结果语出惊人:

「我想住这里欸!不然……你问问看那个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住?」她虽然是小声的跟房东说,但我距离不远,还是听见了,房东傻眼,我也瞠目结舌。

「我帮你问问。」房东马上专业的说,而后快步把我拉到我的房间中。

「小鬼头!人家美女居然说要跟你一起住欸!你要不要考虑今晚买个大乐透或六合彩?保证中大奖啊!记得分我一半,你住一辈子我都不收你房租!」一离开美女视缐后,房东就露出本性了。

「切!那是我长的帅好不好,又刚好卡位双人房成功,不过我看啊!还是我长的帅的成分来的高点!」面对这样的房东我也只好跟着厚颜无耻。

房东听完,很认真的一直盯着我。

「看什么啊!都说是帅哥了,喔~我知道了,帅哥不多见,看上瘾了是吧!」我继续厚颜无耻的乱扯。

「嗯!你小子还算不错,只不过……」房东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我这专业的眼光看了看,我年轻的时候比你帅十倍,至于现在,啧啧…我更有男人味啊!哈哈哈哈哈!」

「去死!」我直接把房东推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怎么了啊?他看起来很不高兴欸……」美女一脸担忧的问房东。

「沒事沒事~~方便的话马上就可以搬进来了,这小子是看到美女太害羞了~」房东又在鬼扯。

「喔……」美女歪着头,看向我的房间门。

----------------------------------

结果当天下午,那个美女真的大包小包的搬来了,我整个傻眼,非常彻底的。

那些「行李」跟小山似的,房东跟我变成最廉价的苦力,我们两个气喘吁吁搬了快8趟才搞定。

「根本折磨自己,我为什么叫她方便的话马上搬呢?」房东双手撑膝喘气。

「幹!你答应她幹嘛拉上我!」我靠在墙壁喘气,熟悉这个神经跟柱子一样大条的房东后,我口无遮拦。

「谢谢!等等请你们喝饮料。」宁宁看我们喘成这样,有些腼腆的说。

跟她聊了之后,她说同学都叫她宁宁,我才知道她是做网拍的,那些被搬进来的「小山」都是抢手的衣物鞋子等等。是真的很抢手,因为搬进来的第一天堆了整个房间都是,结果一个礼拜之后只剩几包而已,果然美女代言的就是不一样,要是我去搞这个当麻豆,大概堆到我毕业都沒卖出去一件吧!

第一天搬进来,基本上属于相敬如宾时期,双方都客气到不行,什么都是对方优先。但是……重头戏来了!晚上洗澡跟睡觉,让我们很尴尬。

我根本还是处男一个,兴奋肯定是真的,光想想老二就硬到不行,反倒是她虽然脸都红到脖子了,但是也比我坦荡,洗澡倒是还好,毕竟她是弄网拍的,连性感内衣什么的都有,所以就算只穿内衣裤也不怕我看。至于我,习惯在家随便套件上衣,基本上只穿四角裤。

「你先洗,我这边还有货要弄一下。」宁宁盯着她的apple笔电,头也不回的说。

「喔……」我盯着她的美丽背影看着,剎那间有些出神,当然除了身材曲缐让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外,最主要是她刚刚那句话让我觉得有点像老婆在跟老公说话。

她似乎觉得我有些发呆,遍回头看了看我说:「怎么了?」

「沒事沒事,我只是在想今晚要穿最帅的睡衣亮相登场一下。」我有点尴尬的乱扯。

她摀着嘴笑了一下,说:「睡衣哪有最帅的啊!你参加睡衣趴喔!」

我笑了笑,衣裤抓着就往厕所去了。

我有时候会在厕所打个手枪,而且像今天这种重头戏照理讲不发洩一下不行,尤其等等睡觉的时候……可是我左右想了想,她的腿还被褐色紧身裤包着,屁股也是,胸部虽然爆挺!但也还是被小平口礼服遮住,连条沟我都沒看到。

「唉……果然美女不是那么容易就看到的。」我轻嘆口气,甩了甩头后,便专心洗澡了。

大概15分钟后,我擦着正在滴水的头髮走出来,「哈啰!换妳啰!」

「好~」她一样沒回头,但声音有点甜,然后把电脑阖上后,也拎着早就准备好的衣裤走去浴室,我偷撇了一眼她手上的内衣裤,阿斯~~~居然那罩杯也太大了吧!还有那内裤跟本也太挑逗人。

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很正常,沒什么言语挑逗,也沒什么身体触碰,至于心灵交流……这什么鬼?我们的穿着都很正常,其实我平常都只穿四角裤,但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我觉得就这样有点不尊重她,于是还是把棉裤拿起来穿,我走到阳台点了根菸冷静一下,以免等等翘着老二跟她讲话。

现在还是冬天,12楼的阳台风根本沒遮拦,我一边抖一边抽菸,这效果似乎不错,原本胀起来的老二一下子回復原状。

她大概也只洗20分钟而已就搞定了,在女生中算是很快的,而且她还有看起来很难洗的大捲髮。她也擦着湿漉漉的头出来,只是这一出来,我原本消下去的老二又快速膨胀起来,把棉裤撑的老高。

「靠!这也……」她拿进去的衣服有上衣跟小短裤,可是她只穿内衣裤就出来了,这时候我看到她被胸罩衬托起来的高耸大奶,超白超大,一条深深的乳沟让我几乎忍不住扑过去舔一下,小蛮腰的曲缐让我的老二肿的有点痛,至于内裤的部分,除了私密处有遮住外,其他地方都有点透明,我忍不住打开阳台走进房间。

她愣愣的看了我一下,又把视缐移到我被老二撑起来的棉裤上。

「啊!」她轻唿一声,然后抓着刚刚带进浴室却沒穿的衣裤,又嗖的一声跑进浴室去。

大概20秒后她红着脸走出来,说:「对不起……我平常自己住,一时忘记了,那个……」说着说着,她居然又把视缐移到我勃起的老二上。

「沒关系沒关系,我不介意,反正在家嘛!轻松最重要。」我摆了摆手故作轻松,然后坐在床上,在这样被她用眼睛盯着「挑逗」,我怕我真的马上就要化身成野兽冲到阳台「啸月」了。

「嗯……那,你也随便!」她红着脸,有些犹豫的说。

「真的?我平常都只套上衣跟四角裤而已欸!」我带着揶揄的口气。

「男生不是都这样?」她疑惑的说。

「……」我瞬间无言,还以为她会更尴尬咧!很快时间就到了1点多了,她带着些许倦意爬到床上,我原本躺在床上转电视,见她钻进来我也有点傻眼,我转头盯着她看,发现她也微红着脸看我。我笑了笑,然后把电视关掉,开始跟她聊。

「妳不会跟我读同一间学校吧?」我说。

「是啊!我是大一新生,你呢?」

「……我大三了,转学来的,跟妳一样,都属于菜鸟。」

「你才是菜鸟咧!附近一带我比你熟悉好不好~」

「阿捏吶!还自豪了起来咧!」

「嘻嘻…当然啊!我虽然也不是本地人,但我已经来住了一小段时间,哪间小吃好吃啊,附近有哪些便利商店啊什么的都知道了。」她挥动小拳骄傲的说。

聊着聊着,我还是忍不住移动我的目光,她虽然把衣裤都穿上了,但是我坐着她躺着,俯视下去她的胸部一样挺拔,而且还是能从她的细肩带睡衣看到她白皙的大奶。

我有些口干舌燥的盯着她的奶,这样若隐若现的对男人的杀伤大真的很大,然后,我的棉裤又被撑的老高了。

「欸!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她沒发现我在偷窥她,继续跟我聊。

「现在沒工作啊!才刚搬过来欸!」我一边回答她一边调整一个可以看得更清楚的姿势。

「是喔…这样你有办法付房租喔?吃饭怎么办?」她忽然抬头看我。

「喔…那个啊…还有点存款啦…」我干笑,马上把目光移开,但还是被她发现了。

「色狼..」她啐了一口,红着脸把胸部遮住。

(二)

「嘿嘿……」这才第一天认识宁宁而已,我也不敢太超过,万一要是她生气了,这好不容易同居的美女可就要飞了。宁宁抬头一直盯着我,好像很怕我会把她给生吞活剥一样。

「妳睡觉会开小灯嘛?」我受不了她的一直盯着,只好换个话题。

「不会!」

「Good~我也不开小灯睡觉的。」我竖起大拇指。

「嗯…随你。」她还是一直盯着我。

「吼!幹嘛啦!一直盯着我,我……我不就偷看了一下乳沟嘛……」讲到后来我自己的声音都越来越小。

「不就偷看?那下一次还得了,不就偷摸?」宁宁把手身到我盖在被子下的腰,用力的来个「左三圈~又三圈~」。

「啊~~~~~~」宁宁搬进来的第一晚,大概整栋大厦都知道她来了,因为我那杀猪般的惨叫确实够凄厉。

隔天,我莫名的起了个大早,因为我一直觉得在睡觉的时候有东西在压我胸口。

「靠!鬼压床喔?」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要爬起来。

「嗯~」一声很甜腻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激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转头一看,宁宁把头靠在我头旁边,我都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唿吸频率。

但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爽的要死啊!!!

那两颗我目前还无法「深入研究一番」的大奶就压在我身上,而且因为我下意识要起床的动作,似乎有些幹扰到宁宁的睡眠品质,她摆动身体,左右调整了一下睡姿。

「阿斯~~~~~」我的老二已经擎天擎天在擎天。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我发现一双大眼睛再看我。

对…宁宁醒了……。

「等等!別再捏我的腰了,妳看清现况再说,我两只手都在这样,是妳整个快要骑到我身上来的。」我赶紧伸出手解释,要不然「杀猪记」大概又要上演续集了,尽管刚刚我的手差点就忍不住往她的大胸部搓揉下去了。

「……。」宁宁沒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可越是这样,我心跳的越快,这怎么看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古人说:「山雨欲来风满楼。」我深刻的体会这句话,因为我的背后凉飕飕了。

「我真的沒对妳乱来。」我讨好的说。

「幹嘛这么急着解释,我相信你啊!」宁宁终于开口了,却突然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还是…你其实是作贼心虚!刚刚真的有偷摸我或者乱来?」

「我滴姑奶奶啊!我真滴真滴沒有乱来~~」我除了投降还能幹嘛?

「嗯!」宁宁一脸胜利的点头,而后她居然也完全不避讳,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在我身上伸了个懒腰。

「喔……」我感觉到她的大奶磨蹭着,忍不住小声的爽了一声。

突然,她停止动作,愣愣的看着我,沒两秒她脸都红到胸口去了,赶紧翻身把整个人往被子里蒙住。

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个反应,因为刚刚她伸展的时候大腿碰到我一柱擎天的老二,而且是硬到快要爆发的程度,被她的腿一蹭,我还真差点沒忍住。

「嘿……」我干笑一声,「我觉得,我还是先去漱洗好了。」说完我马上往厕所冲去。

留下宁宁一脸胀红的躺在床上目送我去厕所。

--------------------------------

「他妈的!什么小说电影都误导观众!漂亮女主角都又骚又美,一副超欠男人幹的样子,真实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嘛!」我在厕所小声的自言自语抱怨着。

「通常像我刚刚的情况,宁宁应该要脸红说沒关系啊!然后就该那啥就那啥了嘛……」我一边持枪一边想像着在床上冲刺宁宁的样子,唿~~太有感觉了!!!

「你是好了沒啦!刷个牙洗个脸要20分钟!」门口突然传来宁宁的声音。

「靠!」已经进入意淫状态的我,听到这声音老二整个缩回去,「要了啦!我不能洗个头再沖个澡喔!」我随便找了藉口后,三两下把衣服剥了,然后开水沖凉。

搞定这些「伪装」后,我悠哉的开门,看站在门口干等的宁宁说:「你也总得让我『冷静冷静』,对吧?」

宁宁白皙的脸又瞬间佈满红霞。

「换我漱洗了啦!」她一把把我推开。

「妳也要冷静冷静对吗?」被她推出去后,我还不忘嘴贱的补一句,可惜回应我的是「碰」的一声关门声。

我奸笑着回到床上吹干头髮,而后转开电视来看。

「其实仔细想想,今天才认识宁宁第二天而已,但相处起来却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了……」我眼睛盯着电视,但根本沒再看。

「其实,她真的满漂亮的,精緻的脸配上大胸部又有小蛮腰,还有那迷死人的翘臀,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任何一个男人碰到都睡不着啊……」

「咦?我碰到了,而且昨天也睡着了,靠!难道我他妈不是男人?」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厕所传来东西掉下去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两件。

我用百米速度冲到厕所门口,原想破门而入,但又一顿,这样对宁宁似乎非常不礼貌。

「喂!妳还好吧?是摔倒了吗?」我在门口喊着。

「沒……沒有……」宁宁的声音在抖,「刚……刚恍神…撞到了….」

我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摔倒了,撞到?撞到而已声音会抖成这样?铁定是摔倒,而且很痛的那种!

「妳开个门啦!妳这样我很不放心欸!」我是真得很担心,在厕所这种空间摔倒通常都很悲剧,要嘛撞到头、要嘛扭伤脚,更严重一点还有割出伤口流血的。

「不用不用!我真得沒事……」听得出来宁宁似乎再忍痛,声音还是有点飘。

「唉唷~硬撑什么啦!」说完我握着握把想撞开门,结果手一转,门居然就开了……

回应给我的是一个火辣又让我狼嚎的画面!

宁宁坐在马桶上,双脚完全打开,一只手揉着她那不知道几罩杯的大奶,一只手在下体插着,整张脸通红,嘴里喘着热气,双眸微睁……

性感的小内裤被她随手扔在地板上,还有一堆瓶瓶罐罐也东倒西歪……地上还有几点水滴,我用屁股想都知道那肯定不是洗手台或莲蓬头的水……

我们两个同时对看,都愣住……一时间进入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而后她「很慢很慢」的把手抽出来,然后双腿併拢,一张脸红的快滴血了。

我沒讲话,翘着同样胀到快出血的老二向前走了几步。

她轻唿一声,身子向后缩了缩,满脸的紧张,但似乎……沒什么恐惧的感觉。

我蹲下身来,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站起来,说:「下次…记得锁门……」

她突然整个人弹起来,我的目光也瞬间定格,她的奶随着她弹起整个上下晃动,整个差点跳出来,胸罩似乎包不太住啊……

(三)

就在我的眼球被定格在她的胸部上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道黑影来到我的面前,然后……沒错!宁宁直接朝我挥了一拳。

「靠!」我痛的大叫!

「大色狼!还不出去!」宁宁害羞的嗔道,而后又朝我补了一记美腿。

我跟遇到主人公大发神威后的山贼一样,连磙带爬的逃出厕所,但她刚刚那记美腿,让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部,甚至我都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阴毛上还挂着淫荡的小水珠。

「阿娘威~这么慓悍?」我一边揉着脸颊,不禁想:「还真是被我说中了…她居然真的去厕所『冷静』了,看来……她也不是这么安分……」。

基本上属于刚刚的情况,只要是个男人早冲上去吃了个干净!但这根本属于「理论」阶段,换作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嘛是先愣住,更何况刚刚的情况连作梦都不可能梦到,就更別提我能有什么第一时间反应了。

我左思右想后,决定一定要找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好好的「调教」一下宁宁。

这时,厕所的门居然打开了!

我又瞠目结舌了,这种事情被撞见了,宁宁居然还有勇气开门出来?要知道这可是超级危险的,万一我等在外面守候,在她出来直接把她吃掉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反正尴尬的一定不是我,还是先看看宁宁的反应好了。」我仔细想想,故作镇定,假装自己正在看电视,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但我的老二可就沒我这么会演戏了,还是直挺挺的翘在那里!

「咳…」宁宁见我朝她看来,红着脸干咳一声。

该死!我们又进入无声的大眼瞪小眼状态了。

「那个…真的,千万!记得!锁门!」我打破沈默,脑海中浮现刚刚的「美景」。

「要死啊~!不要再提起了!」她红着脸挥拳威胁我,但那拳头看上去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可言,用来搥背还差不多。

「好好好~不提不提,饿了吧!『运动』这么久,我们该去吃早点了。」我暗自窃笑。

「喂!都说不提了!」宁宁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看来她还是懂我的弦外馀音。

简单的准备后,我们便出门了,结果才刚到楼下,就遇到了房东大叔,深知房东大叔「本性」的我,看到他后面那一票人我整个傻眼。

此刻的房东像导游一样,嘴里吹嘘着自己的房子:「各位同学好好看看,我这栋楼,唉…还真別说,不管哪个房间啊!都冬暖夏凉、金碧辉煌!住高层楼的,那夜景更是美不胜收啊!不只有单人房还有双人房,甚至是三房两厅的格局也是任君挑选啊……@$!*[email protected]^@#(*#……」

看到口沫横飞的房东,我和宁宁都自动让出一条路,给这注定被忽悠的庞大房客群过。

「可怜的房客们……」我在心里默默为这些人祈祷。

简单的用过早餐后,我们回到了公寓大楼楼下,却见房东一脸郁卒的坐在门口。

「喂!怎么啦?一副被爆菊的苦逼象?」我用只有我跟房东听得到的声音说,这话当然不能被宁宁听到,不然太失我的「君子风度」了。

房东无奈的抬头看我,「我……我好不容易拉了20几个人来看房子,结果一间也沒卖出去……」

我听完忍俊不已,就你这房子,品质还算不错,但加上你那张嘴巴,卖得出去才有鬼!整栋楼12层50几间房只卖出去6间,这话说出去谁信啊?但偏偏是事实。

「不行!我这么『光辉』的形象,再加上我的商业头脑,怎么可以因为这么点无关紧要的失败就沈沦了呢?」房东一副「迴光返照」的情况,「腾!」一下站了起来。

「小子!来来来!我有话跟你讲。」

看房东一脸严肃的模样,好像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讲,难不成还想让我当售屋员?在学校里面传销一番?

「你跟宁小妞发展的怎么样啦……?」房东把我拉到一旁后,瞬间回復本性,一脸八卦。

「什么怎样那样的?」我装傻。

「唉唷~你小子还装?就是你全垒打了沒有?」房东继续八卦。

「什么年代了还全垒打?我说房东啊!你这也太跟不上时代了!」

「跟不上时代?」房东从口袋摸出一支iphone5在我面前晃了晃,「小子!你说我跟不跟得上呢?」

「房东老大您简直是潮流巅峰啊!这让我佩服不已,对自己刚刚的话感到万分的惭愧,殊不知原来是您带领着时代前进呢!」嗯…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再说什么……。

「当然!当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房东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豪迈的狂笑。

我嘴角都有些抽蓄,拉过宁宁的手,给这个自信心爆棚的房东两个后脑勺,搭电梯上楼去了。

-------------------------------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搭电梯的时候,宁宁一脸微笑的问我。

「沒什么,我在唬烂,他也在唬烂,内容很不营养。」我耸了耸肩。

她摀着嘴轻笑,说:「好吧!不管你们说了什么,但是,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她举起被我牵紧紧的手。

我讪讪一笑,把她的手放开。

回到房间之后,又到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虽然我们都穿着衣服,而且现在也还是白天,但因为早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们都觉得气氛怪怪的。

不一会儿,宁宁似乎是受不了这种气氛,就打开电脑搞网拍去了。

百无聊赖之下,我侧躺在床上,把学校的课程拿出来翻了翻。

「这么认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宁宁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抬头,发现她双手抱胸的看我,一脸笑意。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被转移了,尽管宁宁这时的笑容美的无法言喻。因为我侧躺的关系,是用仰视的角度看宁宁的,这时候她双手抱胸,她的大奶格外的显眼,看得我一阵口干舌燥,喉结一阵上下蠕动。

「嗯?怎么了?」宁宁疑惑的问我。

「沒事沒事,妳找我有事?」我赶紧收回目光,因为我看着看着老二已经有点蠢蠢欲动了,并暗骂了声自己有色无胆。

「最近在网路上有人问我有沒有卖男生的衣裤或其他配件,我现在想了想,刚好有你在,我这边也有进现成的货,要不……你来试试看?」她歪着头问我。

「哦……可以啊……」我的眼睛还是「不小心」的往她的大胸部上黏过去。

「太好了!」她高兴的蹦跳一下,两颗大奶随着晃动,一阵波涛汹涌。

「啊……」我傻眼,老二瞬间立正站好!

「我跟你说,我新进的货啊!都是裤子,有几种不同的款式跟材质,你先来试试吧!」她高兴的说。

「蛤!?试裤子?」糟糕!我的老二现在站的很直啊!等会儿站起来肯定尴尬惨了…

「对啊…怎么了?」宁宁又露出疑惑的表情。

「沒有沒有,我是说,这裤子尺寸也不一定合式嘛!不如我先试试其他的男用配件?」我引诱的说。

「这可能沒办法欸……」她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只拿了裤子的货……」

我瞠目结舌!完了!等等肯定又要陷入尴尬的局面了。

「这……好吧..」我的大脑有点短路了。

随后便看着宁宁在那一堆货中东翻西找,然后一件件整齐的铺在床上,足足弄了二十几件。

「一定要在她把裤子弄好前让老二消下去!」我暗自对自己说。

可是接下来…我想……实在很难让自己老二消肿下去了。众所皆知的,除非家里有客人或者其他因素,要不然在家每个人肯定是一个比一个随便,就算沒有穿着清凉或脱光,也肯定是选择轻松的衣裤,总不会有人在家看电视一整天还穿得西装笔挺的吧?宁宁虽然跟我认识第二天而已,可是也因为在家,她只套了件简单的白色短袖圆领T恤,看那T恤就知到肯定很薄,因为我都隐约看得到她穿的内衣款式和颜色了。

「嗯!蕾丝边花纹,鹅黄色的。」我盯着她的背影仔细的看着,「靠!这样老二消不下去的!」我一边暗骂自己太色了,可是…这种顶级到破表再破表的美女在你面前,谁能把持的住啊!!!

我一个恍神后,发现她很认真的在整理铺在床上的裤子。我为了避免让她看到我的老二肿胀起来,早已经坐了起来,并且翘着一只脚,假装是自己刚刚侧躺后有点发麻所以换姿势。可这恍神醒来的太刚好,她刚好弯腰在整理裤子,我坐在床上看着她,我顺着她因弯腰而垂下的领口看去……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的景象不仅沒能让我成功阻止老二的「成长」,反而「腾!」的一下硬到无比,我几乎可以感觉到老二已经硬到有点发紫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