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女护士的雷丝内裤

漫长的大学时代终于过去了,读XX医大的日子实在是活受罪!教学的是老家

伙,同学的是丑傢伙!本来还以为学妇科可以有多一点机会亲近些美女少妇,给在

校女学生体检也可以一饱眼福,可沒想到实习接触的却要么是女尸,要么是什么老

妇女看妇科病!真够噁心的,再这样下去,我看我要成同性恋了。

毕业了,自己开了家专科门诊,招了两个护士帮忙。约面试的两个女孩——小

慧、小雪,都是卫校刚毕业的,样子身材长得都很好,这实在太好了,我得找机会

亲近打近她们。

营业一个多月了,情况还不错,基本上亏不多,可还是沒有年轻美少妇来光顾

,唉~我怎么这么背呢~看看小慧和小雪两个长得都不差,小慧长得水水的,又高

又瘦,又白又滑,胸不小,屁股也很翘,是个极漂亮的美女,不过据说刚刚交了个

男友;小雪长得一身古铜色,胸很大,估计有36F。两个都合我意呀~~得找机

会找机会。

一天早上,我来到诊所,一进门,看小雪慌慌张张的跑来跟我说︰「医生,你

看看小慧,她突然间昏倒了!」

我急忙去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小慧,她脸色很白,与平常的白里透红的白不太

一样,我估计是贫血的问题而已,但是心里想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于

是就跟小雪说︰「小雪,我得给她做个详细一点的检查,你在这里守着,有客人来

了就推说我今天上午要出诊,叫她们下午再来。」小雪点点头答应了,于是我便把

小慧抬到我房间里去了。一进我房间,我马上把小慧放在做阴道检查的诊椅上,然

后把门关好。

我把小慧的双腿架椅子的架子上,从护士袍里看进去清楚的看到她的米黄色内

裤,涨涨的,我摩了摩,再拉开一看,看到她的卫生巾。原来她月事来潮了!这小

妞平时都不太爱吃早餐的,肯定也有点贫血的,所以才长得这么白,加来月事来潮

难怪会晕了。

我沖了杯葡萄糖水,慢慢喂她喝了下去。然后我又慢慢把她的内裤脱掉,仔细

的「检查」她的阴部。她的阴毛长得不多,范围很小的一片,长在阴部的上面,大

阴唇两边和会阴都沒有毛,大阴唇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发黑,很肥,不用手扒开

还看不到小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好货。我用手扒开她的大阴唇,粉红色的小阴唇

展现在眼前,不大,很鲜嫩,再往两边撑大一点张开她的阴部,往里看,能看到她

的处女膜,还是完整的!!处女膜上的小孔比一般人的要小一点。我正想伸手去刺

激一点她的阴蒂的时候,她「啊」的一声叫了,这可吓了我一跳!我马上抬头看她

,发现她再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医生,你这是干什么呀?」她有点抽泣的问我。

「哦,小慧,你別误会了,小雪说你无端端晕倒了,于是我便帮你检查一下,

沒有其他的!」我连忙解释说。

这时,小慧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半信半疑的。我心里慌得很,正盘算怎么办才好

,语无论次的讲了些关于女性突然晕倒原因出来,她居然慢慢的就相信我了。

「那你检查出我是什么问题了沒有?」小慧突然问我。

我一下子也想不到怎么说才好,又不想让她看出破绽,于是故意把眉头皱起来

,好一下子不说话。

小慧马上就急了,慌慌张张的又问了我几次。

这时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她还是处女,我得想个办法把她骗到手!而且她又刚

刚交了男朋友,再不下手可就晚了。

「小慧,你冷静一点,刚才我给你检查,发现你的阴道属于跟常人不太一样的

形状,可能以后在结婚生子方面会有点问题。」

「啊?怎么会这样?你有沒有检查清楚呀?」小慧刚才涨红的脸刷的一下变得

像白纸一样白!

于是我便说了些像她这种体质的女孩子在月经来时候的不适现象给她说了一遍

,说这就是她的情况所造成的。她被我这样一说,眼楮马上红红的,直想哭,怪可

怜的!

「怎么了?」我关切的问她。

「医生,怎么办?我才刚交了个男朋友呀!如果被他知道了,他可能会不要我

了!」

「像你这种情况的,如果你男朋友不明清楚跟你亲热,可能会造成你阴道破裂

,流血过多而死的。」我进一步吓她!

「这么说,我是不可以做爱的?」这小妞看来是急坏了,她本来是个很端庄的

女孩,平时有病人来看病,她在旁边看都会羞得满脸红,现在居然直说「做爱」了

「医生,有沒有办法治?」

「有个办法,不过可能你不太愿意呀!」

「能治当然要治啊!怎么会不愿意呀?」

「在治疗的过程中,要有一连串的性交试验疗程,来调整你阴道的形状结构,

使之成为能够适合阳具进出的形状和能够在产后自然还原的伸缩结构。」

「我沒听明白呀。」

「就是除了开刀整形的方法之外,还要通过试验性的性交活动来调整你的阴道

形状。明白一点说就是要你跟瞭解你的阴道的结构的人来跟你性交。」

「啊?那怎么可以呢?治完之后,我就不是处女了!那我男朋友还会要我吗?

「你先考虑一下吧。治完之后可以做处女膜修补术,只要沒人知道你做过这些

事,那你男朋友应该不会知道你不是处女的。不治疗关系也不大,注意多补血,使

月经时流失的补回来就可以了。」

「可是不能做爱,不能生小孩子,对不对?」她问

我点点头,同时心里在狂笑!

「医生,要多少钱来治?如果价钱不贵,我回去考虑一下。」

「小慧,你在我这里工作,如果你要我帮忙就开口好了。我不收你医药费好了

,在你工资那里每月扣一点钱来补就行了,我也不把你的事说出去,就我们俩知道

,好不好?你要是去外面治,那除了你我知道之外,还有外面的人知道了哦。」

「那好吧,医生,那现在开始好了。」

我实在太高兴了,这样一来,我只剩下「上马」这一环节,这天鹅肉就到手了

我问了她一些生理週期的情况,以便掌握她安全期的日子。原来她今天是经期

的第三天,平时她经血量大,到第三、四天的样子基本上就沒怎么来血的。再给她

做了B超,看了看她子宫的情况,原来她子宫现在也沒有经血了!马上就可以上她

的!碍于小雪在外面,还是等晚上再来!与是跟她说晚上下班留下来「治疗」,让

小雪早走。

下午客人不太多,基本上是来做例行检查的孕妇,我留意了一下小慧的表现,

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样子,午饭也沒怎么吃。

慢长的下午过去了,小雪也走了,留下我跟小慧两个人。我诊所的大门锁好,

叫小慧到更衣室梳洗好后到我的房间来。很快小慧就来到我房间来了。这时她还是

穿着护士袍,我看了看她,她样子显得有点害怕。于是我对她微微一笑,她也免强

的对我笑了笑。我叫她脱光光到床上来,于是她慢慢的脱开护士袍,然后解开胸罩

,她虽然长得高高瘦瘦,可是胸部却不小,应该有34D吧,乳头很红,看来她相

当紧张,乳头都突起来了!她弯腰把白色的低腰小内裤脱下来,那诱人的三角地带

再一次展现在我眼前!稀疏的阴毛,不多不浓密,很黑很亮,也很长。

脱光之后,她小步小步的走到我身边的小床上坐下,看了看我,脸红红的,手

里还拿着那条小内裤,握成一团轻轻的抚在三角地带前遮掩。

「別紧张,別害怕,这第一次的疗程只是试验性的做些摩清情况,沒什么的,

放轻松。」说完我接过她的小内裤,让她扒在床上,分开腿翘起屁股,这姿势还真

像只小狗。我让她的膝盖跪在床尾的边上,叫她把腰压下去贴头床,把屁股尽量往

后翘,这样一来,她那迷人的肥美阴户就露在后面了。我来到床尾,她看不见我,

我赶紧闻了闻她的内裤,好香,淡淡的香气中还带有一点点的尿骚味;我又赶紧把

头凑前去闻了闻那处女阴户的清香。她这样趴着当然看不到我那享受的表情了。

这时我伸出两手按在她那两片又白又滑的大屁股上,往两边慢慢用力分开来,

看见她的屁眼慢慢分开来,灯光照进去看到里面红红的,很干净。

「医生,你这是干什么?」她用颤抖的声音问。

「放轻松,你就当我是你最心爱的人,那感觉会好一些的。我现在从你的肛门

探手进去,探一下你阴道的外沿的情况。」

「哦。」

我拿了些凡士林,涂在她的肛门上,然后慢慢把中指插入她的肛门,有凡士林

作润滑,手指往里插完全沒有难度,只觉得非常的紧,这是当然了,她非常的紧张

,肛门一下一下的紧缩,想制止手指的侵入。手指插进去了,我开始在那里面慢慢

的抠,急速的抖动,她本来死忍着不叫出声来,现在却再也按耐不住,开始「啊啊

」的叫,光亮晶滢的淫水也慢慢的从她那鲜嫩的阴唇里流出来,一滴滴的顺着大腿

流到床单上。我看她也开始发情了,于是慢慢抽出手指,用两拇指拔开她的大阴唇

,探头去亲了亲她的小阴唇,还伸舌头去舔了几下她的阴蒂,她的淫水很鲜,闻上

去很提神,那是女人发情的时候,阴道里散发出来类似麝香的气味,而且她是处女

,阴道很干净,这气味强烈而不剌鼻,很清纯,不像那些淫妇的那样臭。原本粉红

的小阴唇马上充血,变得红通通的。

「啊……医生,你这是干什么呀?好……啊……不要……好痒……啊……」

「小慧,现在快要进行第二步了,到时你可以体会一下你的病情是有多痛苦,

你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治疗。为了减轻你的痛苦,所以先让你有性兴奋,免得你受

不了,明白沒有?」破处当然是会痛的咯,为了让小慧相信她确实是有病,我只好

把她破处时的痛说成是她阴道畸形所造成,这样一来她就更加相信我咯!哈哈

「哦~啊……好……」

看看小慧阴户已经湿成一片了,用手拔来她的小阴唇,粘粘的淫水都把她那洞

洞煳成一个水泡泡了,看得我下面早就硬得跟铁棒一样的了!三两下功夫脱光光,

然后用两只姆指拔开她的阴户,把龟头凑到两片小阴唇中间,顶着她的处女膜,然

后把两只姆指放来,能看到她的两片大阴唇往我的龟头夹紧,两片小阴唇更是紧紧

的嚼住我的龟头!好爽啊!好有弹性的阴唇啊!我两手巴掌按住她的两股,来回的

又摩又捏,小腹用力来回会磨擦她的大小阴唇和了蒂,小慧则大口大口的「唿唿」

的喘着粗气。

这时我让小慧仰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把她那条白色小内裤埝在她的屁股下面

,然后我压在她身上,用手把阳具按到对着她的阴户,然后让她用两手到自己的阴

户分开来,我往下看了看,沒看见她的洞口,跟她说︰「来,再收一下腹,把洞口

抬起来对好。」于是,她把张开的双腿盘在我腰间,两手绕过屁股去扒开自己阴户

。这时我低下头去就能看到她那张开到极限的逍遥洞口,那鲜红的的小阴唇正小幅

的蠕动。我一手撑着身子,一手按着坚硬的阳具,把龟头顶进她的小阴唇,正顶着

她的处女膜,她那火热的小阴唇含着我半个龟头在蠕动,还有那粘粘的淫液在浸泡

头它,真的太爽了!我叫她把手松开,于是她把手环抱在我的颈上,涨红了脸紧闭

着眼楮。

她一松手,那肥美的大阴唇又弹过回去了,这使得她那正在蠕动的小阴唇更紧

的嚼住我的龟头!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挺腰,龟头冲破她的处女

膜,我的阳具硬挺挺的插进了三分之二!小慧「啊」的一声大叫,就晕了过去。我

看着她那苍白的脸,用姆指在她的人中那里按了按,慢慢的她醒了。她慌慌张张的

看着我,眼中饱含着泪水,于是我亲了亲她那粉红的嘴唇,然后让阳具退出来些,

只让龟头还插在里面,腰左左右右的来回动,用我的龟头把她的处女膜尽量磨烂些

「啊……医生,好痛啊!怎么办?」小慧哭着说。

「这就是了,你阴道的形状不能容纳男人的阳具,所以会这么痛啊,你自己看

看,出血了,而且我只能插入这么多,不能全部插进去。」

小慧低头看了看我们的结合处,看到我的阳具还有很长露在外面,而且我的阴

毛上还沾了些血。

「那怎么办啊?」

我挺了挺腰,又插进去了,同样还是只能插到留下三分之一在外面,她的里面

也是很紧,而且非常热,龟头在这样的环境里面简直是舒服得发麻。我不再往深处

插,就这样左左右右的来回动腰身。

「你看,我现在在慢慢的左右摇动,让我的阳具在你阴道里面,通过这样来使

你的阴道慢慢通顺起来,时间长得希望能让你的阴道定形。明白吗?」

「哦」她半信半疑的应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直我们的结合处,脸红红的又扭到

一边,样子很有趣。

就这样幹她幹了两三分钟,我感觉她那仙人洞里面已经非常的湿滑了,还是很

热,而且越来越紧,果然是件好货。

「现在不会痛了吧?」

她低头看了看我们的结合处,脸上的红晕一直红到了耳根,水汪汪的眼楮看着

我,一脸疑惑而又充满渴望的样子。不用说我也知道她现在是慾火中烧,欲罢不能

了。我故意逗她,把阳具拉出来大半,她唿的一声吐气,双腿紧夹着我的屁股。

「怎么了?」

她沒有回答,还是那样看着我。于是我伏下身去,亲亲她的嘴,然后是鼻尖,

再来是脸,然后到了耳珠。龟头还留在她的洞口里面,感觉她的阴道分泌出大量的

淫水,连我的阴 都被她的淫水给浸湿了,一阵阵冰凉,痒痒的。我已经忍不住了

,她也快要高潮了!

我鼓一鼓气,憋着引往丹田,感觉阳具比之间更硬更粗了,然后一下子往她阴

道里一插。

「汲」的一声,这是龟头透过淫水的声音;「啪」的一声,这是阴囊拍到屁股

的声音;「唔……」是我舒服得忍不住感嘆,「啊——」是她畅快得忍不住欢唿。

如此几个来回,我努力的憋着丹田的那股气,那是保持我的阳具坚硬的紧要关

头,可是阳具快速的进出她的逍遥洞却让我非常坚难的守着这股气,沒办法,实在

太舒服了!我沒法停下来,甚至沒法让抽插的速度慢下来,她的阴道还是那样紧,

很有弹性,而且很热很热,感觉龟头都快要在那里面给烧熔了!她忘我的叫着,眼

楮闭成了一道缝,泪水沿着这道缝流出来,我想如果我现在把阳具抽出来,她的淫

水也是这样子流出来吧!我当然不会捨得抽出来,我甚至希望可以一直这样插着她

突然间,每当龟头插到最深的时候,总觉得有一团肉会夹过来,我变换了一下

节奏,当龟头插到最深的时候就用力顶住,不马上抽出,感觉到她阴道内的肉会一

下紧一下松的用力吸我的龟头,好舒服啊!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龟头被这样勐吸

,此时,我更难以自已,腰一松,精液就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了,她的身子也随之

一阵一阵的抽动,原本嘴里「啊……啊……」的欢叫声也慢了下来。

快乐的交之后,我们都非常的累,我根本沒有力气撑起身子,射精后疲软的阳

具还沒抽出来。

「你感觉怎么样?」我喘着粗气问她。

「医生,这真的是治疗吗?开始感觉是很痛,但是后来却……」

「感觉怎么样?」我抬起头看着她,她脸一红,扭过头去,不敢看我。

「医生,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人了。你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着她的泪水

很快的就从眼角流了出来。

看她这可怜样,我心里突然忍不住有种要好好怜惜她的意念,想说些什么,可

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又伏下身去亲吻她,舔吻她流出来的泪水,然后再跟

她舌吻,她也似唿得到了慰籍,完全配合着我的吻。

不久她便睡着了。我小休了一阵,轻轻撑起身体,不太情愿的把阳具慢慢拉出

来,当龟头离开她的阴唇,一条亮晶晶的透明液体被拉成了一条缐,连着我的龟头

和她的阴唇,龟头抽出来之后,她的阴唇也很快的收缩成一道肉缝,射在她阴道里

面的精液也一股一股的涌出来,经过肛门和股间的肉缝,落在她那条白色的小内裤

上面,把白色的小内裤染成了一片粉红色,那是她的鲜红的处女血和我白色的精液

混合而成的粉红色。我拿起这内裤裹着我的阳具拭擦,把阳具拭擦干净,又用这内

裤去拭擦她的阴户。她那原本鲜嫩粉红的迷人阴户,现在已是又红又肿,肿得发胀

了。拭擦干净之后,我还用保鲜袋装着那条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