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初夜迷情

    

命中注定的人生,你想逃避都好难
        有人一生富贵,享尽荣华,有人是一贫如洗,三餐不继。
        有些人想有生之年娶一娇妻,却奈何孤家寡人终其一世,
        但亦有人一娶再娶,这些都可以话是天意弄人,事与愿违┅
        一个男人一生中,能成多少次亲?一次?两次?三次还是四次?


      清朝道光年间,湖北魏家。
      魏泰只有一个儿子魏元,这天,就是阿元娶妻的好日子。
      魏元娶的,是王秀才的次女冰琴,这个闺女,知书识女,做得一手好女红,
        不过,要在洞房的那一刻,魏元才看清楚冰琴的样貌。
      他揭开她的头巾,冰琴羞得粉脸绯红。
      “娘子!”魏元有点惊喜,冰琴样子虽不是国色天香,但鼻尖嘴细,眼大面圆,亦十分可爱。
      他把她一抱,两个人就滚落床上。
      红烛高烧,春意融融。
      “给我看一看┅”魏元手颤颤的解开她的裙带,他要看女体之秘。
      “不┅脱光了衣服┅会着凉┅喔┅”冰琴双手抱在胸前。
      魏元伸手一扯,扯下了她裙子的下摆,露出白白的腰,及深深的肚脐来。
      “啊┅”冰琴面颊更红了,她双手一掩,就掩着自己的面孔。
      魏元再伸手拉扯,她下身的遮掩物,就褪到小腿上,冰琴身上最神秘的地方,那两片赤红的阴唇皮就现了出来。
      “哇!这麽多胡子!”魏元俯下头去看,还捉狭的用手指去撩拨那块贲起的牝户。
      “噢┅啊┅”冰琴两腿一夹,想夹起阴户,不让他再看的,她差点要哭出来∶“不要┅”
      魏元今年十九岁,正是血气方刚,他对女体不单是好奇,还有一份欲望。
      “我要看!”他双手扳开她的两条腿,这样,他的脸就更近她的阴户。
      “唔┅好躁┅”他鼻孔闻到冰琴牝户发出来的气味,一个黄花闺女,下体不会洗得太“乾净”,
        阴唇上留有少许“污垢”,就有鲍鱼之味。
      “你┅你坏┅”冰琴娇呼∶“相公┅不要┅”她两腿有点抖。
      “这是生孩子的地方,我一定要看清楚!”魏元将她的半截裙脱了下来,露出两条粉色似白的玉腿。
      还有,就是冰琴那扎得小小的二寸金莲。
      魏元的手摸在她的大腿上∶“真滑┅”
      “噢┅啊┅”冰琴的身子不单是抖,她大腿还起了“鸡皮”。
      “这肉缝这般小,孩子将来怎从这里跑出来?”他又用手去拨那两扇阴唇皮。
      冰琴虽是娇羞,但下体被他不断用手指揩拨,倒流了些淫汁出来。
      那牝户内变得油亮亮的。
      “不许再看!”她扯他的头。
      魏元嗅到的“躁”味,更浓烈了。
      “怎麽味道越来越浓呢?”他有点奇怪∶“娘子,你的脚也有味!”
      冰琴是扎脚的,她的小足,裹得只有三寸,气味有点是从小足发出。
      魏元一握,就握着她的金莲小足∶“我要剥光你的裹脚布看看。”
      “不!”冰琴突然仰起身子,她双手一缩,就拖着魏元的颈,她红唇微张,竟吻落魏元的大嘴上。
      “唔┅呀┅”魏元叫了一下,因为冰琴不单是吻,她还张嘴咬落他的口唇皮上。
      “唔┅”魏元搂着她,四片唇纠缠在一起。
      他伸出舌头、顶开冰琴的门牙,将舌头塞了进去┅
      她亦伸长舌尖来迎,两条舌头互相撩拨不休!
      他吞了几口她的涎沫,甘甘的。
      冰琴赤裸的下体,不自主的扭了扭。
      这刻,她突然有趐趐麻麻的感受,原来,是魏元小腹下的耻骨,刚好压征她的阴户上,
        她的阴唇微张,那小小的阴核恰好就凸了出来,被他耻骨压着,擦得两擦,她快感自生。
      “唔┅”魏元推开了她,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他深深的透了一口气∶“娘子,你抱得我好紧。”
      “唔┅不要!”冰琴呶小嘴,她粉面再度诽红。
      “郎君你这处,压得我很舒服。”
      魏元突然笑起来,他双手一探,就摸向她胸前。
      “啊┅”冰琴身子又抖了起来,他的大手,正握着她两个椒乳。
      “轻点┅你好粗暴┅”冰琴呻吟着,她浑身发软。
      虽然隔着衣物,魏元的指尖仍感到她乳房的弹性。
        她两只乳房,虽然不很大,但柔软,他一手就几乎满握。
        他搓了两搓,掌心就感到她的两颗肉粒在发硬、凸起。
      冰琴的乳房硬凸起来,魏元裤裆内的阳物亦硬了起来。
      “我┅”魏元解开自己的裤带,他要掏出自己最“燥热”的东西,
        他将裤子扔到一旁,露出毛茸茸的┅
      冰琴掩着自己跟睛,她想看又不敢看。
      男人的阳具,不是“好看的东西”,她心头“砰、砰”的跳。
      冰琴到底忍不住,她在指缝里还是偷偷看一眼。
      “啊┅”她似乎有点吃惊,魏元下体有根紫红的东西斜斜昂起。
      他的阳具有六寸长,龟头赤红色的,十分狰狞,
        在阳具根部是浓浓的阴毛,冰琴心里有点“不服气”∶
      “你那处的毛毛,比我牝户上的还多,你才是大胡子!”

      魏元半侧着身,他握着自己的阳具,就要“捣”入冰琴那红红的肉缝内。
      不过,他有点鸡手鸭脚,那赤红的龟头,挺了几下,还是“捣”不进去。
      他龟头擦了几擦,有些白色的黏液分泌出来。
      冰琴仍是双手掩面,身子有点抖动。
      魏元有点喘气,他再用手扳开她的大腿。
      那两片阴唇张得更开,露出蚌肉似的阴道来,那肉洞口彷佛“一张一闩”的。
      魏元用手指扳着冰琴的阴唇,肉茎再用力的一挺。
    “啊┅喔┅”冰琴叫了一声,她虽然看不到他插入的情况,但,她感觉到他阳具的前半截已经插进自己体内。
      那是一阵阵灼热,说是痛,又不是痛。
      “啊┅啊┅”冰琴腰肢扭了扭,想避开那份灼热感。
      “你┅喔┅”魏元身子突然抽搐起来,他机伶伶的打了几个冷颤∶“噢┅娘子┅为夫┅没有了┅”
      冰琴只觉得有些微温的液体,射进自己的阴道内。
      “娘子,我丢了!”魏元傻兮兮的。
      “呀┅呀┅”她羞得不知怎样答。
      洞房春宵,新郎早泄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魏元射精那一刹那,肉茎总算全挺了进去!
      那六寸长的肉茎,冲破了冰琴的“篷门”,她破了贞!
      那些白色的精液,有些倒流出来,但,先沿着冰琴大腿内侧流出来的,却是殷红的血!处女的鲜血!
      魏元的肉茎在她的牝户内软下来,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滚睡到一旁。
      冰琴伸手摸了摸大腿的内侧,有点滑腻,她在床头拿起早预备好的草纸,揩了揩牝户。
      魏元的手又不规则的摸向她的大腿∶“娘子┅等下子我还要来。”
      冰琴面孔一热,她还是拉起床尾一张被子,遮在赤裸的下体。
      他的大腿伸了过来,搁在她的粉腿上。
      魏元的小腿上,是长有下少脚毛的,他的腿揩来揩去,令冰琴有说不出的快感。
        她闭上眼睛,装出半睡着的样子,但,她的心还是砰砰的跳。
      魏元躺了片刻,他的手又插入冰琴的衣襟内,去搓弄她的乳房。
      他兜得阳具又再有“生气”!
      “娘子!”魏元在她粉检上香了一口∶“你摸摸我的命根子!”
      冰琴摇了摇头∶“妾身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我就是要你握。”魏元牵着她的手,迫她摸那根热烘烘的东西!
      她的指尖碰到他的龟头。
      “喔!”冰琴挣扎着缩开手,她不敢再握。
      “啊┅”魏元的阳具被她的指尖碰到,那阳具忽的又昂了起来。
      他又将冰琴压在身下。
      “唔┅不要┅”冰琴口中虽是这麽的说,但双手却按着他的背。
      他的阳具又再次发硬,那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魏元又要再“来”!
      今次,他是“轻车熟路”,因为,冰琴的牝户是滑腻腻的,他握着一插,就全挺了进去。
      “呀┅呀┅”她这次才尝到胀满的滋味!
      他的阳具将她的阴道撑得宽宽的,冰琴蹙眉轻轻呻吟∶“相公┅轻┅轻一点┅”
      他的双手挺起她的屁股,抽送了几下。
      “哎┅”她的头摆来摆去,粗大的阳具产生的摩擦力,令她下体又麻又热。
      魏元抽送了数十下之后,动作慢了下来。
      他额上冒出汗珠。
      冰琴低声的∶“相公┅你撑得奴奴下边好辛苦。”
      魏元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娘子┅很快就会好的!”他又伏身下去,狼狠的抽插起来。
      “哎┅哎┅”她幽幽的喘气,她不敢叫得太厉害。
        她出嫁前,母亲曾告诫她∶“只可默默的忍,假如呻吟高叫,你的夫郎会当你是青楼妓女。”
      冰琴只好咬着嘴唇皮忍着,安静滴等待再一次高峰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