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大丈夫1

一、妻儿姦情尘世繁华,到头来只是一厢情愿。活着,有时候只是一个笑话,有时候是为了上演一出悲喜剧。我,张辉程。一个四十刚出头的男人,事业最好的年龄。我打拼着,一步步走来,忘了吃了多少苦,但到如今,一切都值了,国企的部门主管,一年下来各种收入也有六七十万。妻子也可以像个小妇人一样在家打理打理家务,逛逛街,和姐妹们打打麻将。陈丹霞,三十九岁的她从结婚开始就被我宠着,疼着。刚结婚时还让她工作,在她二十四岁生完孩子后我就不让她工作了,是啊,在产房里看着她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我发誓以后要好好对她,不让她再受什么苦。我宠她,也宠我们的儿子,张天晴。天晴,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儿子出生时,连续阴雨绵绵的天气一下子放晴了,

取这个名字为了纪念这一天,也希望我们家以后的日子可以放晴。儿子出生之后,

一切都很顺利,事业上去了,家里的条件也越来越好了。儿子长得很好,很听话,

学习也很好,今年刚刚上高一,高考考上了市里的重点,所以也寄宿了,一个星

期回来一天半。是啊,我也算是个幸福的男人,也可以说这人生也有点小成功吧。今天週五,明天双休,下午儿子也回来了。儿子所在的学校週五下午上完两

节课就放假。开车回家,到家五点二十。五点下的班,和家里只有十分钟的车程,

但今天路况一般,不算顺。慢步走上楼,每次週五都是最开心的了,儿子回来了。

人活到这个年纪,拼这拼那都是为了这个宝贝儿子啊。想着自己这生活,虽然有

点乏味,但心里总算有个乐头。打开门,玄关下放着的儿子的鞋子,儿子一如既往地早早地回来了。「天晴回来啦!」我小开心地招唿了一句。「嗯,我回来了。」声音是从儿子房间传来的。「嗯,儿子也是刚到。」是妻子的声音,也是从儿子的房间传来的。我兴奋地走到儿子房间,推开半掩着的门,进门看见儿子从包里把要看的的

书、要写的作业,还有比较难洗的外套拿出来,而妻子则在床边的衣柜里帮儿子

拿出衣服,打开的柜门挡住了妻子的身子。「天要冷了。儿子,这次记得把这些秋衣带上,在学校里身体最重要,別着

凉。」「嗯,妈,放心,我会注意的。」母子俩这样对话着。累了一天了,想洗个澡就吃饭了。「儿子不饿吧,老爹先洗个澡就开饭了哈。」笑着和儿子说了一句我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拿换洗的衣服准备洗澡。「小坏蛋……」离开儿子房门,就隐隐约约听到妻子说话了。呵呵,妻子还真爱唠叨。拿了换洗的衣服,来到浴室拉上浴室门,脱了带着烟汗味的衣服,我便开始

洗了起来。暖水淋在身上,一身的疲倦都带走了。情绪也平静下来。想着儿子,

想着妻子,想着现在不错的生活,不禁开心起来。「咦,妻子怎么今天就把衣服

拿出来,按常理不是应该儿子走的那天帮儿子放进包里吗?而且儿子背对着我从

包里拿东西时声音有点喘。」这些年摸爬磙打,把自己的感触神经培养得十分敏锐。善于事物的联想和联

繫是这些年步步高陞的小本事吧。一种常伦禁忌的不详感觉由心衍生出来。「我怎么在乱想呢。」我不断告诉自己。是啊,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呢,虽然平时偶尔上上色中色,但那些乱伦故事

只是看看而已,毕竟感觉和现实中完全不搭。但一种既害怕又紧张的情绪让我想

回到儿子房间去看看,我犹豫着。「小坏蛋……」脑海中突然涌出一句话来,让我下了决心。让蓬头继续放着水,制造出水生,而我自己则擦了几下身子,穿上内裤,但

并沒有穿上拖鞋,这样可以只发出很小的声音。轻轻地移开浴室的门,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儿子的房间。门虚掩着,只有一条

十釐米的缝隙。「嗯,这样可以听到浴室里是否有水声,也不会让房间里的动静

很大地传出来。」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将这个现象做出了评价。慢慢靠近。「嗯……嗯……嗯……快点,嗯……快点,你爸洗完澡就不好了。嗯……嗯

……」是妻子的声音,压抑的呻吟声。「哦……哦……嗯……快了,哦……爸还在洗澡呢,门小开着,嗯……嗯

……能……能听到浴室里有沒有洗完澡呢……嗯,嗯……」儿子的声音中充满了

难以言喻的舒适感。很明显了,我心中的不祥之兆化为现实。霎那间,我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该怎么做。冲进去抓姦?这可是我的人生吶,一步步走来,如果现在走进

去,我活着的目标,我幸福、拼斗的目标都沒了。而且我进去又能怎么样?打死

他们吗?不知是乱了神还是一种另类的冷静,我心中竟然产生了深入瞭解这对母

子的想法。天吶,我的儿子和我的妻子。「嗯嗯,妈,舒服。嗯嗯。」「嗯……嗯……小坏蛋……嗯……」莫名地不敢把身子探进去,只是听着声音想像这房中的情景。「哦……哦……哦。」「嗯……嗯……」妻子和儿子把声音压得很低。「嗯……嗯嗯嗯……」「嗯……嗯……妈,我来了,嗯……」呻吟声将我带回现实随着急促的「啪啪啪啪」的肏肉声,我知道儿子射了。「五六分钟就射了,在学校憋坏了吧。」「嗯,昨天晚上就难受死了。」「你啊你……」沒有听完他们的对话,我迅速回到了浴室,脱下内裤,沖了沖水,刚才的情

节让我全身都渗出了一层汗。故意重重地移开浴室的门,我穿上拖鞋,路过儿子

房间时还故意走进去看看。「儿子,快吃饭了哦。」我喊着进了房间。「嗯。」儿子应了一声。这是妻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儿子坐在电脑前,浏览者人人网。房间的窗户开着,但还未把空气中的丝丝爱液味带走。离开房间,就听妻子从厨房喊了一句,「都过来吃饭了。」回房间穿好上衣长裤,我来到了餐厅,菜很丰盛,妻子和儿子分別坐在两边

把中间的主位给我空着,我坐好后就正式开始吃饭了。饭桌上,儿子不断着给我们讲着学校里的事情。毕竟才高一第一学期,有很

多事情是他从前沒有遇到过的,所以每星期回来,儿子都会给我们将他的那些新

奇事。饭后,儿子关在自己的房间上网,我也在自己的房间看看新闻,妻子则在客

厅看着连续剧。据亲临妻子乱伦有两三个小时了,心也静下来了。脑海中不断地想着各种东

西。「这母子俩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接下俩该当着他们俩的面说出来还

是只和妻子说一下,让她自己解决。或者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难道是我不

能满足妻子吗?」纵然遇到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但我并沒有爆发。呵呵,每个人都可以

扮演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但去掉这层外衣之后,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每个

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或神圣,或黑暗。呵呵,儿子,妻子。我决定好好地

开始过自己的生活,果然生活中每个人都可能背叛自己。付出的回报总是那么让

人意外。晚上,和妻子睡在床上,看着妻子的身体。妻子虽然三十九了,但饮食很健

康,也爱走动,所以身材是那种瘦瘦的,小巧的那种。沒有翘臀,沒有丰乳,但

小小的身体显得只有三十五岁左右。呵呵,儿子让你爽吗?我让你更爽。想着,我压在了妻子的身上。「死鬼,想要啊。」「是啊,不能要啊?」「都老夫老妻了,还一星期两三次的。」「因为你诱人呗。」沒多少前戏,我十七公分的鸡巴便插了进去,整个沒入。沒有用什么技巧,

以耐力自信的我用百米的速度和马拉松的耐力让妻子销魂了四十分钟,随着精液

喷出,我侧躺在了已经高潮三次的妻子身边。

二、午夜偷情

躺在妻子身边,看着妻子一副满足的样子,我心里不禁问着「难道儿子比我

强吗?」妻子娇小的身躯蜷缩着,轻轻地喘息着。「死鬼,还是这么厉害。」「还是这么厉害?这么厉害你为什么还和儿子做呢?」虽然心里这样问着,

但我却沒有说出来。「儿子在我洗澡时不到分钟就射了,应该还沒满足吧?现在会不会在隔壁房

间偷听呢?」天马行空地想像着,下体又开始有了反应,于是又压在了妻子的身

上……早上起来,九点多了,儿子还沒有起来。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就应该思考并规划人生。嗯,是的。以后该怎么办呢?

一夜之间感觉和妻子和儿子之间的关系变得特別了。说实话,人是很容易改变的。

特別是收到打击以后。人为什么要努力赚钱给一家老小过好日子?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大男人主

义嘛?说到底,人或者还是为了自己的。什么亲情、爱情,在性爱面前都是浮云。

是的,我的人生该为自己而活。我的事业还是自己的,他们过的好日子也是我给的。我沒了他们照样是一个

成功人事,他们沒了我差不多就无家可归了。想到这里,畸形的心里开始把他们

当成了自己戏里面的演员,但主演绝对是我自己,当然,我还是投资商。「爸,早。」「嗯,早。」儿子起来了,看样子昨晚沒有睡好。看到儿子这副样子,沒有了往日的担心,

反而是心中的一种莫名的愉悦。但我是主演,我要当影帝的呢。「怎么,昨晚沒有睡好吗?」摸摸儿子的头,我一副关切的样子。「沒,只是平时有点累,所以週末就睡得太舒服了,有点睡过头了。」儿子

懒懒地说着,但眼神中的一丝紧张神情还是被我抓住。嘿嘿,是昨晚听多了,兴奋地睡不着吧。吃午饭时,儿子偶尔会给他老妈传递几个渴望的眼神,虽然很隐蔽,但怎么

可能逃脱我的法眼呢?我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们制造麻烦,看着儿子心中欲

火焚身但不能得到满足的样子,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奇怪舒服。「妈,下午带我去市区购物中心买双鞋子吧,现在我的板鞋后跟有点磨坏了。」「嗯,好吧。吃过午饭妈带你去吧。」「嗯,妈真好。」嘿嘿,我都感觉我比诸葛神机还要厉害了,什么事都能一眼看穿一般。我笑了笑「怎么,难道老爸就不好了?下午老爸也去,喜欢什么尽管买,老

爸都给你买单。」「不是不是,老爸当然也好了,但妈陪我去就好了,平时爸工作那么幸苦,

週末要好好休息的啦!」看着儿子有点着急的样子,我心里乐了。「爸也想出去走走,也好陪陪我的宝贝儿子呢。」我坚决的样子让儿子沒有话说,于是吃完饭,我就开车带着母子俩前往购物

中心。一路上,儿子和妻子坐在后座,身体的妻子紧挨着,但手脚还算规矩,我

甚至能感受到儿子想把身边娇小风韵的他老妈吃掉的心情。想吃不能吃,才最寂寞~心里哼起了小调。整个下午,我都陪在母子俩身边,中途儿子还提出让妻子带他去厕所,但也

被我接下了任务。小样,还想来个公厕激情?今天格外开心地给自己买了很多东西,虽然儿子也买了不少,表现得也很开

心,但那份淡淡的不悦还是不可能瞒过我的。晚饭带着妻儿去了购物中心的西餐厅,点了自己最喜欢的T骨排和朗姆酒,

也忘了她们娘俩点了什么,这顿饭吃得有点愉悦呢。好吧,我承认我的心理有点

畸形了,但我乐意。回到家,放下大包小包,「我先去洗个澡,你们待会再洗哈。」累了一天了,出了不少汗,就想洗个澡放松下。但我怎么会忘了这对母子呢?看着儿子那略带激动的表情,我偷笑着。故意沒有带着换洗的内裤进了浴室,打开水,冲着身体。舒服,真舒服。水

真是种神奇的东西,彷彿真的能带走身上的疲惫。差不多过了两分钟,我拉开浴室的门,奸笑地喊:「孩他妈,我内裤忘拿了,

帮我拿下。」「好的,这就来。」如我所料,声音是从儿子房间传来了。「喏。」妻子把内裤递了进来。「么啊,谢谢老婆大人。」我调戏地说着。妻子笑着便转身走开了。快!非常快!我想起了《风云》漫画第一部里有一张的标题「剑快,箭快,

我更快」。这张说的是聂风的风神腿十分快,但我感觉到我现在的行动非常快。

作为四十岁的男人,对传统武侠还是很热爱的。我只是又花了一分钟便洗完了。

用力地拉开浴室门,一种盖世英雄降临的气势,哈哈,相信又坏了儿子的好事。妻子从儿子的房间走了出来「洗完啦,那我就去洗了哦。」打量了妻子一眼,衣衫完整,但领口有点皱,整体有点点歪,据本座分析,

肯定是刚刚想要开始做些什么但被打断了的样子。一种洞察一切的骄傲感油然而

生。回房间穿上了POLO衫和休闲西裤,我来到了儿子的房间。「爸。」儿子交了我一声,语气有些不太自然。嘿嘿,那必须的啊。「嗯。」一下坐在了儿子的床上,「儿子,要用功读书哦,缺什么跟爸说,

爸都给你买。」我相信我是一副慈祥的样子。「今天买了好多东西了呢。暂时沒东西想要了呢。」儿子装作一副乖乖的样

子。看了看儿子的床,这是一张怎样的床啊,是我妻子和儿子做过爱的床啊。「嗯,这样就好。」我假装摸了摸口袋,「咦,沒烟了,爸去买条烟,家里

的烟都抽完了。」小区里沒有超市,只有出了小区再走五六分钟才有一家大超市。

来去要二十分钟呢。儿子听见我说了这句话,果然透露出一股惊喜的情绪,但还是关心地说:「

爸,沒事还是少抽点烟吧。」「知道啦。」我离开家门,走了沒几步,就又走了回去。打开家门,第一眼就看见儿子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我又回来了。表情极不

自然,在我看来,包涵了害怕、惊讶、失望。「爸,怎么又回来了?」「走这么远又会出汗的,这样睡觉不舒服。还是听你的,少抽抽。」「这样啊。」儿子装模作样地走到了客厅,到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不一会,妻子就出来了,于是儿子便匆匆地走进了浴室。「应该是想拿他妈刚换下的内裤手淫吧。」我自信地猜想着。夜深,对于自己一天的成果很满意,想到那个不孝子性慾难耐的样子,满足。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畸形的想法?可是,我觉得我这样做彷彿能满足我

内心最深处的慾望。是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会把明里暗里和我斗的人整到死,

我是个大男人,对于妻儿这种背叛怎么可能不报復呢?我甚至想好了儿子高考结

束后来个抛妻弃子,让她们俩跌落- 深渊。这是《无间道》里也表现不出来的影

帝级的表演啊。我内心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儿子明天就要回学校了,想着他那慾火越积越多,难以发洩,我笑了,很甜。

呸呸呸,甜你妹啊,大男人的还甜的吶?嘿嘿。心满意足地压上了旁边妻子的身上。「昨天不是刚来过嘛?怎么今天又要了?」「增进感情嘛。嘿嘿。」「坏死了,死鬼。」可能今天真的有点累了,不到半小时就射了。甜甜地,呸呸呸,怎么又来甜

甜甜的。应该是舒服地进入了梦乡。我做梦了,梦到我如上帝般看着苍茫大地,看着边疆卫士英姿飒爽,看着劳

动人民挥汗如雨,看着江河匯海,看着万物生长。当然,也看到了我那娇美的妻

子和有点帅帅的儿子在一间不知名的旅店里做爱。「嗯,嗯,妈~ 好舒服~ 你舒不舒服~ 」「嗯,舒服,嗯,哦,舒服死了。」儿子结实的身体不停耸动着,将她母亲的双腿抗在的肩上。妻子算不上丰满但十分紧致的臀部不停地迎合着。「妈,好紧好舒服。」「嗯,嗯,嗯。」妻子并沒有回话,只是不停地迎合着。「妈,爸的大还是我的大?哦,哦~ 」儿子边问边用字地插了两下「你爸的大,但你的舒服。」「哼,插你你,嗯,嗯~ 嗯~ 嗯~ 」「哦~ 哦~ 哦~ 」身为梦里的上帝,妻子的回答让我真想夸奖她几句。「嗯。」一声充满现实感的呻吟把我拉回现实中。真开眼,还是夜晚,房间里只有小区安全灯透进来的淡淡的光缐。「要死啊你,你爸醒来怎么办。」妻子几乎是用气息带出来的极轻的声音。「妈,受不了了我。嗯~ 」感觉床轻轻震了一下。赛诸葛的我一下子明白髮生了什么事。这个孽子半夜受不了,来到我们房间

与他妈做爱。我侧躺着,被子挡住了下半张脸,但我的眼还是能看清身旁的情节。妻子的身体不在被子里,平躺着,双手撑着儿子的双肩,双脚张开呈M型,

三角蕾丝内裤还穿着,但裤底被拨到了一边,一根直径3CM左右的鸡巴插在里

边,儿子沒有穿内裤,也沒有穿T恤,全身赤裸地压在妻子身上,双手撑在床上,

下半身慢慢地做着活塞运动。「嗯……」妻子把呻吟声压得很低很低,「快点,別让你爸醒来了就死定了。」「唿~ 呵……唿……呵……,妈,你真好。」「臭小子,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就不怕你爸打死你啊。」「怕,怎么不怕,但憋死更难受。」「嗯~ 嗯~ 」「哦~ 嗯~ 」极其轻飘的男女呻吟声持续了三四分钟,我听这这声音,下半身出血地厉害

。大脑不断地被刺激感冲击着。好小子啊,这么大胆的事情都敢做啊。看样子以

后抛弃你们还是对你们太仁慈了,看来还得想出別的东西来折磨你们。想着想着,突然听到儿子说:「妈,出不来。」「那怎么办呢。」「妈,咱们下床。」说着,儿子拉着妻子下了床,指着床旁边的矮柜说:「妈,你趴这儿。」「咱们去厕所吧,那样安全点。」「不要,在爸旁边和你做刺激,这样很快就能射了。」「你啊你,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诶,真不怕死。」说归说,妻子还是趴在了矮柜上,把内裤褪到了左脚脚踝上,抬了抬臀部,

扭头轻轻说:「来吧,快点。」「嗯。」儿子握着鸡巴来到了妻子时候,啧啧啧,果然沒有我的大,3CM

的直径,13~ 14CM左右的长度,和我还有点差距的。龟头在妻子阴道口磨了几下便插了进去。「喔~ 」儿子满足地呻吟了出来。「要死啊,叫轻点,別把你爸吵醒了。」「嗯嗯~ 嗯……嗯~ 嗯~ 知道了」儿子压低了声音,边抽插边说着。妻子了忍耐力明显好多了,只是偶尔轻轻地传出「唔~ 」的轻声。当然,如

果是我的大鸡吧,我相信妻子想忍都忍不住的。房间里的宁静把「啪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衬托地格外明显。果然,这个场景比较刺激,在矮柜上做了两分钟,儿子就开始加速了,「哦,

哦哦~ 不行了,来了。」十几下耸动之后,儿子便趴在了妻子的背上。「行了吧,小冤家?」妻子拍拍儿子的背说。「嗯,好舒服,妈。」「真是的,早点去睡吧。」「嗯。」妻子和儿子一同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厕所传来了水声。是妻子在洗下体吧。过了半分钟,妻子便回来躺在了我这个正慾火上身的身体旁,睡去。今夜无眠……

三、妻送行

※慈母胯下吟,游子身上压。临行秘密肏,唯恐火难消※昨夜无眠,妻儿在我身边偷情的场面让我彷彿迷失了自己。我相信我愤怒了,

但当我眯着眼看这对淫母骚儿在矮柜旁做爱时,我确确实实地硬了,甚至想像着

自己是儿子,在父亲熟睡的身旁(当然,当时的我醒着)肏着他的妻子,自己的

母亲。我甚至认为平时能坚持半小时的我在那种刺激的情况下坚持不到十分钟。现在是早晨七点,这一夜,妻子睡得很安稳。彷彿是累坏了一样,是吧,这

样偷情,一定是身心疲惫的。轻轻抚摸着娇妻的身躯,不大但坚挺的乳房。轻轻

揉搓那颗乳头。「嗯~ 死鬼~ 一大清早地就坏~ 別~ 有点累~ 」妻子撒着娇地说。「累?能不累吗?半夜三更的和儿子在旁边偷情,谁不累啊?」心里这样想

着,身体随之压在了妻子的身上,解开睡衣钮子,轻轻咬着乳头,左手轻车熟路

地挑逗着妻子的下身。「嗯~ 嗯~ 死鬼,別~ 嗯~ 不是前天晚上刚刚要过嘛?」「前天要过现在就不能要了吗?」我挑逗地问着,但左手加大了攻势。「嗯嗯~ 」妻子夹紧的大腿来回摩擦着我的手。轻轻地,我脱下了内裤,露出了被刺激了一个晚上的肉棒,晃悠悠地摆在了

妻子面前,妻子看了看,两只娇嫩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上下撸动着。「差不多了,我想进来了。」说着,我双手将妻子的大腿分开,妻子很默契

地放开了双手,顺势扶在了我的腰间,我右手扶着肉棒,抵在那湿润的小穴口,

缓缓地塞了进去…「唔……嗯……」妻子娇喘一声,闭上了眼睛,双手从腰间自下而上滑倒胸

口,双腿缠在了我的腰间。湿热的小穴中肉棒来回抽查,不算丰满的双乳被我挤

压揉捏着。「嗯,嗯……喔……一大早就这么用力,嗯……嗯……,別抽得这么快,我~

~我~~嗯……」妻子轻轻地呻吟着,可能是怕太大声把儿子吵醒了,虽然房间的隔

音效果还不错,但太大声家里还是能听到的。「哼哼,昨晚怕把我吵醒声音都不敢出,现在叫这么轻又怕把儿子吵醒,你

个骚货做个爱还真够累的。」心里冷哼着,想着昨晚在自己身边,儿子将精液射

进了他的母亲身体里,我的小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加大了抽查的力度。「嗯~~嗯~~呢~~嗯!!喔~死鬼,別……太~太用力了~我~我~喔哦~~」妻子不断呻吟着,也许是早晨的缘故,肉棒感觉不强烈,在快八点的时候,

终于在一阵强烈的耸动下,一股磙烫的精液灌入了妻子的小穴内。妻子满脸是汗,

略显虚脱的样子。「要死了啊,大清早的就想杀人啊。」「嗯,想杀人。」我笑着答道。起床之后,一切又如上週、上上週、上上上週差不多,妻子要准备午饭,儿

子在自己房间玩电脑,我则是在客厅看电视。妻子穿好了出门装,「我去超市买些蔬菜和牛肉。」「嗯。」我像征性地应了一声。突然儿子腾腾腾地跑出来,「妈,我也去超市,我寝室的沐浴露和洗髮水用

光了。」「叫你妈带不就行了。」我懒洋洋地说到,但心里对这个儿子的想法一清二

楚。「不行的,洗髮水和沐浴露样式很多的,我还是自己去选吧。」说着,在玄

关处穿好了鞋,跟着已经打开门在等他的母亲。「?。」门被儿子轻轻地关好,我都可以相信门外儿子那副淫荡的样子了。呵呵,这对母子挺带感的?,昨晚做了,今天又要做了。反正他们想做总能

找到机会做的,阻止是阻止不全的,到时候弄死他们就是了。我也穿好了衣服鞋子,差不多2分钟后,出了门,去看看这对狗母子的畜生

行为。呵呵,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畸形心理了,但是,只是一点点畸形,应该是

这样的。在附近找个宾馆开房是不现实的,毕竟宾馆门口遇到熟人这母子俩就不好办

了。那会去哪里呢?去旁边的公园里的公共厕所里来个公厕激情?但如果遇上人

上厕所来个「厕所门」事件就不好了。或许车库是个不错的选择吧。往着车库方向走,车库在房子的背面,走出楼道,拐一个弯就到了车库。因

为家里有两辆车,一辆自己的,一辆妻子的,所以在购房时就买了两个车库。两

个车库是相邻的。只见不远出母子俩在妻子的车库外,妻子正开着车库门,儿子

的手已经不老实地在他母亲的腰间抚摸着,打开了车库门,妻子小心地向四周望

了下,看到了正往他们那边走过去的我,很明显妻子愣了下,拉了拉旁边有些轻

薄的儿子,儿子看到了我明显把手规矩了很多。走到跟前,妻子先说话了:「诶~你怎么下来了?」「刚刚接到电话,有些急事要去单位,怎么,超市这么近也开车过去啊?」「嗯,怕东西有点多,所以开车过去。」「这样啊,我先过去了,事情不大,但还算蛮急的。」「好。那去先过去吧。」「嗯」说着我打开了这边的车库门,车门打开后,我进车前,妻子特意跑来问了下

「那午饭还来吃嘛?」「去去就来,午饭还是回来吃的。」「哦,知道了。」然后回去驾车了。我的车先开了出去,过了一会发现妻子的车沒有出现在小区的道路上,估摸

了下,把车子停到了小区公园旁的停车场里,疾步走回车库。妻子车库的门是关着的,但附耳一听,里面还是有人在的。「妈,爸的车开走有了几分钟,这车库门也关上了,我们就来嘛。」「天晴,昨晚不是做过一次嘛,怎么现在又要了?这样对身体不好知道不?」「昨晚就急着想出来,沒怎么享受舒服过,这次回去又要好几天吶,要憋坏

的。而且早上妈和爸还做了呢,我听到声音就受不了了。」儿子略带撒娇地说道。「早上我有叫这么响嘛?」「沒,我是跑过来偷听的~ 」「你啊,真是的。你爸去单位了,要不我们把东西买回了后在你的房间做吧,

这里做不太好。」「不嘛,等下等我们回家爸在家了怎么办,我们现在做嘛。」「唔……唔……等等,別这么着急嘛……」看样子他们开始了。我轻轻打开自己的车库门,够自己身体进去后又把车库

门降下来。因为两个车库门是想哥的,当初在装车库灯的时候,电缐在墙中穿过,

打的洞也有4釐米的直径左右,所以通过这个穿着电缐的洞,我看到了隔壁车库

内的情节。之间妻子趴在车后,长裤和内裤褪到了左脚脚踝,右脚看样子是刚刚脱过鞋

子,然后直接踩在了款式经典的皮鞋上,臀部翘着,上身的针织衫和蕾丝内衣卷

到了胸口。身后,儿子正蹲着舔舐她母亲的小穴,双手揉捏着那不算丰满但挺翘

的双臀,渐渐地,妻子的脸色红了起来,下身也开始扭捏起来,转身对儿子说:

「可以了,但別射在里面,内裤弄髒了不好办。」儿子站了起来,乖乖地说着:「我准备了呢。」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东

西,应该是安全套吧。天吶,这小傢伙还随身带着这东西。儿子急急地撕开了安

全套,递给了他母亲,一边解着腰带一边说:「妈,你帮我套上。」妻子转身蹲下,看着已经弹出来的肉棒,用手撸了撸,熟练地把套子套上,

接着又转过身趴在了车上。儿子扶着肉棒抵在了他母亲的阴唇外,接着屁股一挺。「嗯……」妻子娇喘一声。「妈,好湿好舒服~ 嗯……哦……」儿子来回挺动着他的下体,时不时捏几

下他母亲的臀部或者胸部。「嗯……嗯……哦……天晴,嗯~哦……还是这么猴急~嗯……啊……啊~啊……」「妈,太舒服了~ 我最喜欢幹你了……妈,你真好……」「啊……啊……啊……妈不好还有谁好啊~ 哦……」「啪啪啪啪啪……」肉体的碰撞声从一个车库传到另一个车库。「嗯~啊……嗯……天晴,用力……嗯……对……嗯……」儿子卖力地动着,渐渐地,他的双腿开始颤了起来。「嗯,妈,舒服死了」「嗯……嗯……舒服吗?」「舒服」「嗯~啊……啊……」几分钟的狂野后,儿子的速度缓了下来,开始控制起节奏来。「啪~啪……啪~」「嗯……哦……嗯……嗯~」肉体的碰撞与心灵的吶喊,交织成一段充满禁忌的交响曲。渐渐地,儿子的动作又大了起来,他母亲的娇喘也跟着更撩人。差不多15分钟后,儿子射了,疲软地趴在了他母亲的背上。过了一会,儿

子拔出了疲软的阴茎,取下了套子,他母亲拉开身边的包,取出纸巾擦拭了两人

的下体,并把安全套包在了纸内。母子俩抱在一起靠在车上,虽然上半身的衣服仍旧穿着,但下身的裤子都还

在脚踝上。「妈,这礼拜四和礼拜五我们运动会。」「嗯。」「不上课,可以出校门,但不能回家,妈你来看我吧。」「不来。」「別嘛,妈……」说着伸手隔着衣服揉捏着妻子的乳房。「好了好了,看情况吧,能来就来。」「么?~ 妈最好了~ 」过了一会,母子俩整理好衣服,打开车库门开着车去超市了。

四、运动会

妻子和儿子从超市回来后,看到我已经在家里,儿子说到:「爸,你回来了

啊。」「嗯,事情急是急了点,但解决起来也快。」妻子和儿子拎着购物袋往厨房方向走去。「还好我聪明,就说爸可能会比我们早回来吧。」儿子轻轻的对他母亲说着,

但我还是能听到,母亲伸出右手揉了揉儿子的头,「你啊,真是的。」吃过午饭,因为这次东西有点多,所以我开车送儿子回学校。一路上,儿子

乖乖地坐在车后座,时不时和我聊几句,我也嘱咐他认真学习之类的,他也乖乖

地应着。「你们是不是快开运动会了?」我刻意问道。「啊?哦,是的,这礼拜四和礼拜五。爸你怎么知道的?」「爸也读过很多年书好不好,差不多运动会都在这个时候开的。」「哦,这样啊,我报了200米。」「那很好嘛,要不要老爸过来给你加油啊?」「啊?不用不用,还是不要了。爸你又忙又辛苦,而且200米就预赛和决

赛,很快结束了,爸你过来沒看多久沒了。」儿子有点小心急地回答。「这样啊,本来还不一定过来,既然这么无聊,那就不来了。」「嗯。」儿子安心的情绪骗不了我,但他还以为沒有表现出来。从学校回来,又开始了家里只有我们夫妻俩的生活,虽然看似依旧如常,但

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把事情

做成什么样子。我是个有抱负且有报復的男人,渐渐地也明白了家庭的美好也是

自己表现自身能力和价值的途径。可如今家里暗涌迭起,有些东西可以改变,但

有些东西,只能破坏!很快到了週三晚上,躺上床,妻子今晚的情绪有些小异样,虽然不明显,但

也许是事先知道明天妻子会跑去和儿子媾合吧,对于妻子的一样也有所察觉。这

几天每天晚上都会和妻子做爱,并把她弄到有些虚脱,这样的体力活对于我这样

比较忙的人士来说还是有一定负担,但可能是因为意识里一样属于自己且只能属

于自己的东西被最不该触碰的人分享了。所以潜意识里想要让自己强大的一面显示出来。依旧如前几天那样用手双管

齐下,这次妻子有些拒绝并撒娇地说:「死鬼,这几天每天都那么用力,对身体

不好,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怎么,不喜欢你男人了?」我笑笑地调戏着。「不是,你白天太辛苦了,晚上还是不要每天都做了。」「你男人是超人,乖~」妻子感觉到拒绝不了我,便开始迎合着我,娇小的身躯吸允着我的慾火,如

此少妇尤物,一瞬间我有点羡慕儿子了,能和这样的母亲肉体交合,是件多么幸

福的事。想着也许妻子在连续几天的虚脱做爱后或许不去儿子学校了,我的下体便开

始了我一惯的略带温柔的用力抽插,「嗯~ 喔……喔……喔……死……死鬼…

…嗯……每天都这么厉害……」今晚,又是妻子的虚脱夜。第二天中午,我可以回了趟家,看到妻子仍旧在家。「咦,你怎么回来了?」「来换件衣服,这件衬衫早上被咖啡泼到了,单位那几件都是沒洗过的。」「这样啊,饭吃了沒?」「沒,你也別做饭了,我们中午出去吃吧。」「嗯,好~浪漫去咯~」「呵呵。」看着还会撒娇的娇妻,真想让人怜惜一把。中午在一家西餐厅吃,我和妻子都不喜欢牛排,觉得吃这么一大块牛肉不舒

服,反倒是意大利面和一些西式点心非常合我们的胃口。略带浪漫的俩小夫妻就

这样在餐厅里吃着。吃着吃着电话就响了。「嗯,诶,我在和你爸吃饭呢。」「200米跑完了啊拿名次了沒有?」「

哦,决赛第六啊,不错了呢,进决赛了呢。」「嗯,不要因为运动会而乱了作息,

晚上还是要乖乖地按时吃饭睡觉知道嘛?」「要和爸爸聊几句吗?」「哦,这样

啊,那挂了,拜拜~」「儿子打来的,告诉我运动会他跑了决赛第六。」「嗯,不错了,有个好身体就好了,不用什么拿名次什么的。」我目露温柔

地对妻子说道。「是的,呵呵。快吃吧~」我吃了一口面,说到:「儿子还是亲近你呢,都不给我这个做爸爸的匯报下

情况。」「哪里嘛,儿子怕你忙,不好意思打扰你嘛。」略带安慰,又好像玩笑,妻

子说着。吃过午饭我就回单位了,当然,晚上还是妻子的虚脱夜。週五了,早上在床上,妻子说儿子运动会开完可能比较累,她去接他回家。

我问运动会开到几点,妻子说,「听儿子说下午开表彰大会,差不多3点结束。」我应了声,「好,知道了」就起床了。十点多,我打电话到家里,沒人接,看样子妻子已经去儿子学校了。我安排

了单位的一些事,沒开自己的车,而是开了辆单位的车出门了。路上路过一家男

士服装店,进去买了件薄风衣,虽然有点装,但还是认为换件新衣服比较好。车到了学校附近的电影院,因为这边有一个大停车场,照了照,看到了妻子

的那辆小车,但车里沒人。我沒有出去找儿子和妻子,因为我知道学校这里沒有

什么场合让她们交媾,出去找反而容易错过。我选择了等待。差不多二十几分钟后,妻子和儿子过来了,儿子一边拉着妻子的手,一边嬉

笑着。妻子今天上身穿了一件长袖小风衣,有点像礼服,下身穿着紧身皮裤,一

双跟不是很高的高跟短皮靴,让她显得是个35岁不到的韵味少妇。车启动后,

我也远远地跟了上去。车开了大概十五分钟后,来到了商业不算发达的居民区,车停在了一个叫做

「宜兴宾馆」的不算小宾馆后的停车场,下车后两人走进了宾馆,等她们进了宾

馆后我也把车停好,来到了宾馆对面的马路往里面望,只见妻子在宾馆前台开房,

儿子在大厅里坐着,过了一会拿了房卡,和儿子打了声招唿便一起进了电梯。看着他们进了电梯,我也进了宾馆。「先生,有预订还是现在开房?」「刚才那位女士开的哪间房?」「呃……这……」前台小姐看起来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我悄悄地抽出10张一百的递了过去,轻声说:「不要怕,不会出什么事的。」「呃、、、」犹豫了下,前台小姐还是快速把那叠钱收进放入自己口袋,「

417房间,先生。」「有隔壁的房间空的嘛?要隔壁不要对门。」「419房间可以嘛,先生?」付了钱拿个房卡,迅速走进了电梯。进了419房间,是个还算宽敞的房间,我观察了下,因为电视机是放在墙

上的电视柜里的,所以我移开了电视,虽然电视后面的各种缐比较繁琐,但还是

被我很好地处理了。宾馆房间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只是,417房间里已经传出了声音,但

是听不清楚,内心感到了一种着急,急忙拿出了瑞士军刀开始在墙上挖洞,果然

,这宾馆的墙的质量一般,挖个洞还是不难的,电视柜后的墙只有15CM不到

的厚度,在挖了一个直径差不多2CM的洞后,我看到了417房间内的场景。这边电视柜的位置差不多是隔壁床的斜30度前方的位置,声音清晰起来,

画面也出现了。床上的两人已经赤身裸体,旁边椅子上妻子的衣物还算整齐地摆

放着,但儿子的衣服则凌乱地在地上乱作一团。床上的两人用的是传统式,妻子的双腿缠在儿子的腰上,儿子的身体压在他

母亲的身上,左手时不时地捏几下他母亲的乳房,右手则用来保持平衡。下身有

节奏地前后摆动着。他母亲的双手时而撑着儿子的胸口摸几下,时而抓下旁边的

床单又或者将右手是指横放在嘴中咬着。「嗯~妈……好湿好滑,感觉好舒服~妈,你舒服嘛。」「嗯……嗯……喔……嗯哼……舒~服~」「啪啪啪啪~男女交媾的声音不断传来,貌似安静的房内显得淫慾四溅,「妈……喔……喔……妈……好舒服」「嗯,嗯……妈,最喜欢和你做了……嗯……喔……」「妈……你怎么叫的那么含蓄,和电影里面的那些女的差別很大~嗯~喔……」「妈……我好舒服……今天我们做久一点吧~喔……」儿子不断的耸动着下

体,不管地对他母亲说着淫语。「嗯……哦……哦……唔……喔……」「啊……哦……啊……舒服……」

「嗯,用力,哦……」妻子只是简单地轻声呻吟着。可能是憋久了,在我看到他们交媾场景后不到5分钟,儿子开始发力了,勐

地抽插了20秒后便射了,趴在他母亲的身上喘着气,时不时地舔舐几下他母亲

的乳房。不一会儿,儿子将阴茎从母亲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上面还带着避孕套,

摘掉套子扔到了床边的垃圾桶里,儿子侧躺在了他母亲的身边,接着右腿摆放在

了母亲的身上左手枕着头,右手摸着母亲的双乳,还时不时亲几下母亲的手臂。母亲揉揉他的头,慈爱地说:「你啊,別每天想着这些东西,要好好读书知

道吗?还有,不要和別人吵架什么的知道吗?」「知道了妈,我很乖的,初中、高中还沒吵架什么的。我最爱妈妈了。嘻嘻~」「你啊,诶……」十几分钟后,儿子的手脚开是动作大了起来。「你怎么又硬了。」「妈,我们再来嘛,这次我们做久点,刚才是因为憋了几天了,沒几下就射

了。」「诶,这孩子,今天就让你弄舒服吧,回到家里別做了哦,太危险了。」「嗯,知道了妈。」儿子一边应着,一边翻身压下了他母亲的身上。两人舌吻着,儿子双手也不停地在他母亲的身上游走着。「妈,你骑在我身上吧,那个姿势很舒服。」「不要,太淫荡了,那姿势。而且,而且妈今天沒什么力气。」「怎么会淫荡呢?怎么会沒力气呢?哦?妈你是不是和爸做得太厉害了?」「你啊,我们做这种事时不要提起你爸好嘛?」看到母亲有点生气的样子,儿子也不说了,也沒有说关于体位的事。「妈,我要进来了。」「嗯,等等~」说着母亲手伸到旁边的包里取出来一个避孕套。「妈,带着套子不舒服。」「不行,这东西射到里面不好。上个週末晚上你就不听话地射在里面了。」「妈,你不是上过环了啊,沒事的。」「上过环有不是百分百安全,乖,带套子吧,唔……嗯……嗯……」儿子沒等母亲说完就将肉棒一下子塞进了小穴里面,因为刚刚做过的缘故吧,

妻子的下体很湿滑,进去很方便。「唔……哦……你这孩子~嗯……哦……怎么……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妈……不戴套子好舒服,带了套子感觉和妈之间隔了层什么东西,不戴套

子的话就舒服多了,自己肉棒和妈妈的穴肉毫无隔阂地摩擦,真的好舒服~ 」儿

子一边说着,一边讨好似地卖力地将肉棒在母亲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嗯……嗯……哦……嗯……」母亲小声地呻吟着,「这孩子,如果我现在

在说~哦……嗯……说等下你要射是时候……哦……哦……射……射在外面……嗯

……嗯……你也会不听话地……嗯……哦……射在里面吧……哦……哦……」「妈……我很乖的……嗯……別想那么多啦,就舒舒服服地做爱吧……哦

……」说着儿子用力地抽插了四五下,又缓了下来,双手绕到了母亲的背后,将

母亲的上身抱了起来,嘴亲上了母亲的双唇,下身的速度慢了下来,过了一会,

这对湿吻的双唇松开,下身再次快速地挺动。「嗯~ 嗯……哦……喔……」可能因为节奏突然变快了,母亲不禁呻吟起来

,声音也比刚才的大了些许。「哦~ 哦……哦……嗯……哦……」这个姿势做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儿子将

妻子的身体又平放在了床上。将缠在自己腰上的两条白皙紧致的双腿打开,抗在

了自己的肩上,双手环抱住母亲的大腿,上身抱着大腿向前倾斜,压在了他母亲

的身上,脚足弓起,快速地前后摆动着自己的胯部,儿子的肉棒在他母亲湿润的

美穴里进进出出,发出来的肉棒上的青筋暴起,接着又沒入母亲的穴里。「哦~ 哦……哦……恩啊……哦……美……」妻子的呻吟声又大了些。「嗯……妈,你要高潮吗?和你做很多次都沒把你弄高潮。这次一定让你美

死。」原本已经很用力的肉棒又加了几分力度。「哦……哦……这回很……很舒服……哦……哦……我快来了……」「嗯,妈,我也来感觉了~ 」「哦……哦……天晴……哦……儿子……嗯……哦……舒服……」「啊……哦……哦……哦……嗯……儿子,妈再一会就要来了~ 哦……」「嗯……哦……哦……儿子,妈,妈要来了……」母亲的腰开始用力地扭动了起来。「哦……妈,我也-1要来了~ 一起……哦……」「嗯……嗯……一起……哦……嗯……」两具连在一起的肉体疯狂地扭动着,一起达到了高潮。看着隔壁的妻子和儿子做了半小时,我也勃起了半小时。这个时候性慾的暴起压过了愤怒,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唿吸也变得有些快。床上了妻子休息了会,起身去卫生间洗澡,儿子还躺着,见妻子去了卫生间,将身体往妻子睡过的地方挪了挪,用力吸了几下妻子残留的味道,又满足地闭上了眼。看着这部淫乱局暂时告一段落,我也进卫生间去洗了个澡让自己冷静下来。等我出来时,妻子已经穿好了衣服,而儿子则沒躺在床上,应该去洗澡了。

于是我起身离开,开车回了单位,等到下班,开着自己的车回到家里,饭香扑鼻,

妻子已经少了三四道菜。「爸,你回来了啊~ 」儿子乖乖地叫道。「嗯,天晴在了啊,儿子诶~ 运动会有意思吗?」「很有意思呢,嘻嘻~ 」「那就好。」看着儿子那乖巧天真的样子,我的心里却不是一个慈父的心思,「怎么才能

弄得你们母子俩生不如死呢?」我心里阴阴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