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不让尿尿的老婆


也没管车子在车位上停的歪歪斜斜,抄起皮包抢下车,拍上车门,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含在齿间,急匆匆的跑向地下车库的电梯,遥控钥匙锁上车门,还不忘记回头看一眼旁边的车位----红色的POLO安静地歇卧在那里,“小姑奶奶你可千万在家啊!”
电梯指示屏幕表示倒霉的电梯尚在4楼,而且还是向上运行的Duangduangduang疯狂的摁着电梯按键,那个该死的红色箭头依然不屈的指向上边,一闪一闪的停在5层,他攥着着那朵美丽的花儿,咬着牙拳头都快要把花的茎秆捏碎了。
红色的箭头犹豫的闪了闪,还是不依不饶的闪到了8层……“我@#@¥%¥……%&¥...”赶紧跑向了楼梯间,幸好楼梯忠实可靠地执行着它的使命,带他回到位于6楼的家。
虽然平时连去马路对面买盒香烟都懒得要下属帮忙捎回来,但是此时他如同一部上满发条的闹钟一般,一手掐着公文包一手拽着楼梯扶手一步两台阶咚咚咚地窜上楼去,此时玫瑰花被塞在嘴里,剪去刺的花茎在牙齿的轻柔蹂躏下已经留下了淡淡的齿痕。
还好皮鞋合脚。到了四楼就喘得像一条抢食的哈巴狗了,他不得不放慢脚步,一步一台阶稳重但焦急地往上颠,咬着的花朵在脸上被甩来甩去,痒痒的。
自打大学毕业就没这么拼的上楼了,微微发福的小肚子更给他增添压力,唉,不只是下坠的压力。而且尚有一个难言之隐更加肆虐的折磨着他。
眼见到家门了,一鼓作气窜到门口,弯腰捏着皮包一手支撑着墙壁,口中衔着玫瑰,顾不得喘得像条狗,也顾不得擦去滴到镜片上的汗,捏着皮包的手反手猛击防盗门--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还不开门,还不开门!这是不在家呀还是跑到闺蜜家腻味呢还是做饭没有听见还是抱个手机蹲厕所...早知道就把WiFi给...钥匙钥匙!
忙着在皮包里翻呐,文件、一卷新新的替换领带、u盘、早晨出门妻子硬塞进包里橙子....的杂七杂八地事物不依不饶纠缠着手指。
刨呀刨,一个硬硬的小东西挂在自己的小指上,拽出来是一个可爱的做鬼脸的塑料娃娃钥匙扣,另一端穿着家门钥匙。
如同拽出救命稻草一般的钥匙,此时最期盼的钥匙也不能完全解除他的些许痛苦。
刚刚摘出那把正确的钥匙,正要插入钥匙孔,踏踏的拖鞋声,喀拉,门开了,擦着他的鼻子尖扇了过去。
“千万别碰到我的花儿!”念及至此,一个闪身,让过了防盗门,一股劲风随着屋内无法形容的清香扑面而来。
门内一张如口中叼着的玫瑰花儿一般美艳娇嫩的可人儿的面庞,笑盈盈的对着他。
“亲爱的你回来啦?”
刚闪进门内,一个大大的扑抱,娇小可爱的老婆挂在了他的身上。一双樱樱小口啄在脸上,吐气芬芳如兰。粉唇顺着面颊一抿,他口中的玫瑰花儿就到了她的口中。
“诶呀,宝贝儿快下来,门还没关”。
把依人的小鸟甩下来,关好门,急忙回身,咣当一声就给跪下了,一把抱住她纤细的双腿,急不可耐的说“宝贝儿求求你!快点儿给我吧,我忍不住了!”
声音都发颤了。那双纤嫩小腿的主人此时正在闭着眼睛把纤巧可爱的小鼻子埋在手中的玫瑰花蕊中,深深吸了一大口,陶醉地抬起小脸蛋,嘴角俏皮的翘向半空,那幽香沁人心脾。。。
“好美的花儿哦!谢谢你亲爱滴!”娇小的身躯俯身一吻,印在他的面颊,紫罗兰色的宽松小衫并没有掩盖其下曼妙的身姿,萌萌的声音足以让任何痴汉子在她的脚下颤抖。
而此时脚下跪着的那位“亲爱滴”此时此刻真的在颤抖了!
“求求你了宝贝!我的小姑奶奶,求求你快些吧,真的已经忍不住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乞求,仰望着面前的尤物。
她感觉到脚下跪着的丈夫此时此刻传递给自己大腿的力度,望着他那英俊的面庞,解读出他刚毅的眼神此时已经完全被痛苦屈辱所占据,心知已经差不多了,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了。
“憋了几个小时了?”“9个小时了!好老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
“真心知道错了?”“真心知道错了!都怪我太自私,愚蠢的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这一整天我彻底体会到你那天的尴尬了!宝贝儿,祈求你能原谅我这个大笨蛋!”
眼神中表达的真诚与悔意,猛地撞击到她,打动了她的内心,就如同几年前的那天,朴实善良的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手中噙着一枚戒指和一枝娇嫩的玫瑰…
“唉,谁让你老婆我这么富有同情心,不舍得让自己亲爱的老公....好吧,就给你吧!但你保证今后不准在那样!”
“绝不!否者就如同今日之死法!快快!我的好老婆,到底在哪儿啊?”
他这么说着,起身,手里边除去身上的西装领带,脚上的皮鞋早就不知甩到哪里去了,现在最当务之急的就是解开那该死的裤带.....
“嘻嘻,看把你猴儿急的...那老婆大人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喽,它就藏在我身上,你如果能.....啊呀,你干嘛呀,轻点....讨厌你个坏蛋,弄疼了...”
此时脚下的男人早已爆发,一把将娇小可爱的妻子抱着摁倒在沙发上,开始上下其手,在妻子那诱人的娇躯上肆无忌惮的摸着。
“你个死鬼,把带子都扯坏了啦!”
此时兽性大发的丈夫早已扯开妻子上身的紫罗兰,露出一对可爱白嫩的玉乳。妻子咯咯娇笑,一边象征性的反抗着:“嘻嘻,死鬼,不在这里啦!”
“那你放在哪里了?”丈夫听闻后放弃了翻弄那对可爱的玉兔,但还是忍俊不禁,吻了一口。
“咯咯咯咯,笨哦,你再猜呀,不要...咯咯…啊哈哈….”
丈夫这次弄乱了她的秀发,一无所获,再看看耳朵眼,随后又把爪子伸向她的咯吱窝,弄得妻子...
“还是没有啊!到底在哪儿啊!啊我知道了!”丈夫的大手一下子攻进妻子的裙下,直接捣向娇妻的桃花源.
“啊呀!不要啦!讨厌啦你!咯咯咯咯,大色狼,不要碰那里!哦啊,咯咯,别啦!疼!”
丈夫不慎扯动了她的小毛毛,疼痛之下本能的收腿,膝盖碰到了老公的下巴,但是并未给强壮的丈夫带来什么伤害。
“啊呀!对不起亲爱的!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不疼我不疼,好老婆到底在哪啊!一定在那里边!”说着伸手就要强行拽下妻子的内裤。
“好啦好啦,我投降了啦!不在那里,不信我给你看啦!”说罢,妻子褪下裙子和内裤,露出那迷倒众生的私处,粉嫩娇羞的小唇早已充血。
“不信你摸啊!”
丈夫此时已无暇欣赏妻子美艳的私处,急急地把小唇径直翻开,将自己修长的中指食指探入幽深的蜜穴之中,左右闪转腾挪,边边角角都没放过,直把娇妻弄得双颊羞红,嘤咛不止,娇喘连连。
“没有!”他失望的把手指抽出来,带出来一丝丝晶莹,而妻子那个部位早已经水漫金山。
“那一定在后边!”丈夫眼睛一亮,说着就要扒开妻子的雪臀。
“去死啦!那尖尖的铁的东西怎么好往屁屁里面弄!嘻嘻,好啦,不折磨你啦,看,在这里呢!”
说完,她抬起右脚,修长圆润的脚趾间夹着那亮晶晶的事物!
“天爷呐!好老婆!快给我!”
他哀求道,说完就要抓住她的小脚把拿东西从脚趾间抢下来。啪的一声,妻子纤巧的小手轻轻拍在他的头顶,“忘了怎么做了?”
“哦,对!”丈夫恍然应允,再次跪了下来,抬起妻子的修长纤嫩小脚,粉嘟嘟的脚趾一勾一勾,调皮的逗弄着;他顾不得欣赏面前的美足,用舌头分开她的修长脚趾,把脚趾连同那把小巧精致的铜钥匙含在口中,吐出来交给可爱的妻子。
妻子整理好衣服:“这就对了嘛!乖,记住教训了?”
“记住了记住了!小祖宗,快点吧!憋炸了呀!”
“嘻嘻,好吧,把裤子脱下来,给老娘把鸡鸡露出来!”
他立即照办,褪下裤子,露出硕大的性器,只是鸡鸡上被套上了一个银闪闪的男用不锈钢贞操带,被一把坚固的小锁头牢牢地锁了起来。
“老公,让你受苦啦!准备把鸡鸡解放出来了!”说着,她纤细的手指轻轻转动,钥匙打开了小锁头,男用贞操锁还没有取了下来,此时男人如同被火烧了屁股一般,举着裤子冲进了卫生间。
“等等亲爱的!我拿剪刀给你剪掉”妻子抄起一把明晃晃的剪刀追进卫生间。
此时丈夫一手拿着贞操锁,另一只手举着鸡鸡站在马桶前,不断催促快点快点。憋了整整一天,那感觉让人抓心挠肝,他此时还尿不出来,需要妻子的一剪刀帮他来解脱。
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妻子莞尔一笑,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还听不听我的话啦?”
“听!听!一定听老婆大人的话!”
“嘻嘻,这才差不多嘛!你站好别动哦,我要开始剪啦,把鸡鸡扶好哦,要不小心剪掉鸡鸡,嘻嘻,老公你可就变成老公公啦!”
说完一剪刀下去,尿液如同决堤的洪水磅礴泄下......终于尿完了,他泄了洪,感觉双腿都软了。
“过来,我给你处理”妻子调皮地握着丈夫的鸡鸡,拉着它把他牵到卧室。妻子小心翼翼把导尿管从他的尿道中抽出来,尿管抽出尿道的感觉让他浑身一震。
“宝贝儿,这个是跟谁学的呀?”“我闺蜜喽!”
她拿着从他尿道里抽出来的导尿管,而他则回忆早晨上班之前的事:妻子用一根双腔导尿管插进他的尿道中,从注水口打入生理盐水,使得导尿管头部的气囊鼓起,气囊卡在膀胱中固定导尿管。
随后巧手的妻子用丝线把导尿管排出尿液的一端牢牢系死,这样他一点尿液也漏不出来啦。然后把长的部分剪断,再戴好贞操带,锁好。
这一天尽量不摄入水,但是一天强制不允许排尿把他给憋的如同下锅的螃蟹...只有回家妻子把贞操锁打开,剪断堵住尿液通道的导尿管才能...这个鬼精灵!
想到此,他一把抱住身边的小调皮,轻轻咬着她的小耳朵:“宝贝儿,看我要怎么惩罚你”
“讨厌啦!窗帘都没拉上!...咯咯...轻点啦你个死鬼...别....到晚上再...哈哈哈...锅上还给你煲着汤呢,要糊啦....!”
餐桌上,两人相向而坐,抵着头。他握着她的小手甜蜜的说笑着,温馨的烛光映衬着美食,杯中还插着那朵带有齿痕的红玫瑰。
【完】